公告版位
或許我不需要信眾

老屋.jpg  

親愛的繆斯女神又跟我說了一個故事,逼得我非得起床不可,趁著記憶猶新的時候把它寫下來!

不過這個故事並不適合小朋友看,真的!

不要問我在其中扮演那個角色,我不在裡面喔!我只是把故事轉述的人呀!

本週有四格請客官等候一下!

分隔線下故事即將開始~~~(是小短篇)

---------------------------------------------------

我討厭霉味。

 

我不太喜歡這間大房子,大部分的時候過於陰暗,空氣中充滿了霉味,發霉的味道令我想起許多不愉快的事。她陪我並肩作坐在玄關的階梯上,一來遠離房子深處的不愉快味道,令一方面接近渴望的陽光。

 

就女孩子的標準來說她實在太高了,170公分高留著俐落的短髮,不算漂亮的臉蛋,卻也稱得上帥氣,她抱著吉他彈唱著關於旅行的一首歌,歌聲感淨中帶些微微的憂鬱,不得不說她的聲音真適合唱歌。

 

歌聲突然中斷,門口地上一包郵件吸住了她的住意力。

 

「這是什麼?包裹!誰寄的啊?」她拿起郵包唸了一個男人的名子,曾經很熟悉的名子。

 

「是我老公。」我說。

 

我的口氣中是否透露出一絲嫌惡感,她沈默看著我。我知道她想做什麼,她想看看這包裹裡是什麼。你就拆開吧!我一點也不介意,那是寄給那個男人又不是我的。她遲疑了一下,我從她手中粗暴地把包裹拆開然後丟還給她。

 

「是一套嬰兒的衣服耶。」她舉著嬰兒服反覆仔細觀賞,一封夾藏在裡頭的信飄飄落下。

 

「是寫給你老公的信呢!」別拿給我「你唸吧。」我想聽她的聲音多過知道信的內容。

 

「得知你即將成為父親,我也與你一樣萬分的高興,」她跳著唸信中的內容,企圖引起我的好奇,不過她無法得逞,對於那男人的一切我已不再關心。

 

「在日本生活極為艱辛,常常想起故鄉的一切。昨天我又夢了常去的溪邊,也夢見了你,如果當時沒有做出決定要....」

 

「別唸了,妳唱歌給我聽吧。」我拉著她的手讓她坐下。

 

她唱歌了一首下雨的歌是關於愛和再見的事,她改用低沈的唱腔,既慵懶又深情。我貼著她的肩膀,不知不覺手撫摸著自己的小腹,這樣的場景似乎在一萬年前發生過,那肩膀還是那男人的時候。

 

這首歌到了尾聲,她問了一個我不想回答的問題:「你老公什麼時候離開的?」

 

「當他知道我懷了公公的小孩之後就帶著婆婆離開這離。」

 

吉他聲音轉為輕快活潑的和弦,她滿是得意地望著我。

 

「笑什麼?」

 

她輕輕吻著我脖子上紫紅色的傷痕說:「我會永遠陪著妳。」

 

我用舌頭偷襲了她的唇:「下次換說說妳的故事。」

 

「好啊!」

 

「下次」我說。


---------------------------------------------------------

故事到此!

我也覺得有一種無法言語的奇妙感!至於故事中沒有明說的事別問我,要問叫我起床的那位女神!

下週還有什麼東西呢?真期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ucky 的頭像
hucky

光籽粒研究所

huc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ㄚ莉
  • 好綺麗的小短篇喔.....
    有奇、色、聲、味....你很跨界耶.....謬思女神讓你的筆調跟腦袋都轉性....
  • 我只是轉述而已!

    hucky 於 2011/10/18 12:0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