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或許我不需要信眾

我需要把點閱數的門檻提高嗎?或是就不要每一回畫插圖了?

都沒有時間寫新的故事了!(自言自語中)

宿社3.jpg  

還沒看過《人偶屍》的同學請從這裡開始喔!

----------------------------------------------------------------------------------------------------------------------

雖然若萍個子嬌小跟小學生沒什麼兩樣,不過女生該有的特徵她都有,比例上來說,也算是玲瓏有致。小刀將她摟在懷裡很難不令人產生犯罪的遐想。這房子裡擠了一堆人,每個人都盯著半裸的男女看,其中一個穿高中制服的小鬼,居然流鼻血了,小孩就是小孩子沒見過世面, 喂,你的鼻血也流太多了吧。

色狼高中生好像注意到我正在看他,他也盯著我看。

「喂!色小鬼。」我試著叫他,我猜想他可能有陰陽眼或許看得到我。

「我....我才不是色小鬼。」成功了他不只看得到我也聽得到。

「還說不是色鬼,你看鼻血都快流光了還說不是。」

「這...這不是鼻血,這是我車禍撞到流的血,我...我才不會因為看著女生的胸部流鼻血。」色小鬼剛說完話又被自己的鼻血嗆到。

他大概一輩子都沒看過女人一樣,一看到女生的胸部就起了反應。

「色小鬼,你們這麼多人聚在這裡幹嘛?開化妝舞會嗎?」

「這裡很...很多人嗎?」色小鬼好像有感到害怕起來,怎麼覺得色小鬼好像有點變暗了,跟昏暗的房子快融在一起,色小鬼你是變色龍嗎?

「難道你看不到這些人嗎?穿馬褂的大叔、穿軍裝的大哥、穿旗袍的大姐、躺在那邊的老爺爺,你都看不到嗎?」我一一點名,這些人也一一的對我行注視禮。但是我越說,色小鬼就越變越透明。

「啊,原來如此,你們都是鬼啊!原來這間房子真的是鬼屋。」難怪這若萍和小刀倆人可以不顧眾人目光相裸而擁。

「你看不到其他鬼嗎?」我這樣問色小鬼,卻有個大嬸怒斥我說「不要鬼的鬼的叫,真沒禮貌。」

「大嬸,對不起。」很快就大嬸接受了我的道歉。

「不...不要說了,很可怕耶!」色小鬼整個人瑟縮了起來,好像真的很害怕。

「色小鬼你怕屁啊,你也已經死了啊。」這句話好像刺激到色小鬼,他整個鬼...人(大嬸再次對不起。)就這樣消失不見了。

躺在塌塌米上看書的小子說:「他就是太膽小了所以看不到我們。」

其他人附和的說:「對啊,對啊,害怕看到就看不到了。」

  

大雷雨把這裡的空間與外界隔絕,屋外宛如虛擬的網路世界杳無人跡。等雨停的時候,閒著也是閒著我跟整屋子的人聊天,除了不穿衣服抱著取暖哪兩個人之外,大家聊得好不愉快。大家會聚在鬼屋的原因只是怕孤單寂寞想要找人聊天,若不是成為好兄弟的集會所這間房子也不會陰氣越聚越重。從好兄弟的談話中聽了不少我出生之前的事,有些村子裡的八卦,越聽越有趣就這樣就忘了時間,不知不覺也雨停了。小刀跟若萍的衣服還沒有全乾,至少不是濕漉漉的。他們拿起各自的衣服,若萍的臉頰還有點泛紅,穿衣服的時候還刻意背對著小刀,原來她也是會害羞啊。哪請問剛剛半裸抱在一起又是哪招?女人心是海底針無誤(蓋章)。

就在離開鬼屋之前,有個老爺爺對我問說:「那兩個人是你朋友啊?」

「是的。」真不知道該不該承認。

「嗯,幸好是朋友。他們不是普通人。」

其實我早就懷疑他們是外星人,小刀跟若萍的確和一般人不太一樣,但並不太了解老爺爺的意思,直到發生大火那天我才懂....

  

雨停之後,小刀和若萍已經累了,打算直接回我家,明天再找昆叔要回蒼龍玉。

繞過小學之後就看到我家了。

「小刀,我們繞了村子一圈耶。」若萍發現他們已經繞了村子一圈了。

小刀的視力很好,遠遠地就看見有四個人在我家外面探頭探腦不知道在做什麼勾當「那四個人想幹嘛?」。

「喂!」小刀大聲一喝,那四個人看見小刀溜得比老鼠還快。

「是早上那幾個人,他們想幹嘛?」

不知道哪幾個人想幹嘛,但是門窗緊閉沒有被破壞的樣子,就算他們有想要做什麼大概也還沒下手吧。

「他們是不是也在找昆叔!也許跟著這些人就找得到昆叔。」

「小刀,我們先回去吧!花落紅的藥效好像還沒退,我好想睡喔!」

 

一回到家,屍體阿竹就被若萍抓去泡澡。屍體阿竹身上依然被插了大大小小的針,整個身體沒入浴缸中。就在泡澡的同時,若萍也在一旁淋浴。她大慨覺得在別人面前全裸相當害羞,所以用毛巾將屍體阿竹的眼睛蓋住,雖然屍體基本上是看不到什麼,若萍把他的眼睛蓋住是多此一舉,因為靈魂還在人間徘迴的我還是看得一清二楚。若萍將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褪下,浴室燈光相較鬼屋比明亮多了,這時候才想起誰說過少女甜天美的果實,如果嚴格來說的話,這我人生中唯一一次鴛鴦浴啊。是不是我多心了,昨天被老媽踹壞的門還沒修好,感覺上好像有人從門外的細縫偷窺少女入浴,趁女孩子不知的情況之下,偷窺女生最私密、最隱私之處,這種行徑令人髮指,可恥,非常可惡,簡直是畜生不是人。

梳洗完畢後,若萍的體力已經到達臨界點了,一回到房間倒頭就睡,就連阿竹的屍體跟若萍說話她也沒反應。對了這讓我想到昨天這時候,屍體阿竹也跟若萍說話,這點非常奇怪,白天的時候,若萍和小刀都不曾跟阿竹說話,他們談話中阿竹也不曾搭話回腔。我敢大膽導出一個結果,附身在阿竹身上的人不喜歡小刀,要不然就是他們正在冷戰所以才會話都懶得說。


----------------------------------------------------

(待續

依慣例點閱數破20就會發下一篇噢!

謝謝大家的支持!(也歡迎大家留言鼓勵我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ucky 的頭像
hucky

光籽粒研究所

huc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阿莉
  • 不可以提高啦~~我好喜歡這間房子耶~~
    裡面好熱鬧,住好多人喔~~~

    話說,雖然先前就跟你說過了
    但我真覺得裡面的"點"(像是若萍的術法,村子的鋪陳等等)真的很不賴...
  • 因為新鮮吧~外星人總是天馬行空~其實我是地球人啦!只是繆思常常來訪~昨天他又跟我說一個故事喔!

    hucky 於 2011/12/12 01:46 回覆

  • 公主阿莉
  • 謬思又跟你說了什麼故事啊?   你的謬思滿對我的胃的,反正你也睡不著,趁記得時快寫出來~~
  • 快忘了!

    hucky 於 2011/12/12 20:35 回覆

  • 還是公主
  • 快寫啦~~~
  • 忘掉了~~

    hucky 於 2011/12/23 14:42 回覆

  • 竫妃
  • 我要看>"<
  • 好吧~~

    hucky 於 2011/12/23 14:42 回覆

  • Hanaco
  • 加油!我都有看~
  • XD

    hucky 於 2011/12/23 14:4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