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或許我不需要信眾

新年快樂!

小的終於把大叔圖完成了,各位請笑納!

基於小說的人氣低落,所以特地安排了沒營養的賣萌劇情,也請一並收下!

大叔騎士.jpg

老規矩還沒看過《人偶屍》的同學請從這裡開始喔!

-------------------------------------------------------------------------------

我被色小鬼帶上半空中之後,這小子竟放開不會飄的我,把我當成流星自由墜落,一路往下掉穿過了屋頂、天花板,直直地摔入小梅的房間,幸好我是幽靈才沒有造成房屋的損失。

只是我著地的姿勢不怎麼優雅,面朝下以大字型地躺在妹妹的床上似乎不太雅觀,尤其把妹妹壓在下面。不過小梅你不是剛剛才洗完澡,怎麼一下子就在床上躺平睡著了?不是我自誇,我那乳臭未乾的小妹,現在已經是亭亭玉立的少女,剛剛洗完澡的香味更是添加了幾分女人味。

「呣!」

小梅似乎睡得不是很安穩,你是做了惡夢了嗎?小梅冒著冷汗企圖掙扎的樣子讓我好心疼。我試圖幫她擦去額頭的汗水,卻是徒勞無功,忘了幽靈觸碰不到小梅。

我緩緩的從小梅的身上坐起來,小梅掙扎似乎更為激烈了。

「XO娘!」小梅突然坐起來朝罵三字經,嚇了我一大跳,整個人還翻了一圈摔到床下去。

 

小梅你什麼時候這麼沒家教,居然會罵髒話,聲音大得連隔壁的小刀都聽見,他進門來問小梅怎麼了。

小梅驚魂未定的說:「我剛剛好像被鬼壓床,整個人動彈不了。」

我說小梅原來你是鬼壓床,難怪會做噩夢。對了,聽說大聲罵出三字經就能從鬼壓床中醒過來。

小刀伸出手對小梅說:「讓我看看。」

小刀將兩指放在小梅的手上,像是中醫師那樣在為小梅把脈。

「你是身體太過疲勞,而精神又過於亢奮,所以才產生鬼壓床的現象。」

「真的假的?小刀哥,你會把脈!」小梅說。

「我父親是氣功師,從小就被逼著學這個!我幫你打通穴脈你這樣會好睡一點!」

換作是別人我絕對會認為是想佔我妹妹便宜,如果是小刀絕對可以信賴,你以為我會說小刀的性向根本有問題,連少女在他面前脫光了也不為所動,一定是有什麼毛病吧!不,我並不會這樣想,我認識這麼他這麼久了,小刀是一個值得信賴的人。但是小梅妹妹,就算小刀很值得信賴,畢竟你們才認識沒多久,用不著這麼主動自己就把衣服給脫了。

「不,不用脫衣服。」小刀連忙阻止小梅。

「按摩腳底就行了。」

小梅紅著臉蛋說:「喔!我以為像武俠電影那樣要掌對掌呢!」

我說啊!就算是那樣也不需要脫衣服啊老妹!

小梅就靠這床頭而坐,小刀將小梅的腳放在自己腿上,輕輕地按著腳底的穴道。有練過的果然不一樣,幾乎是立竿見影,小梅時而臉頰羞澀泛紅、時而發出嬌嗔的吐息、時而掩面傻笑。我在一旁看,突然覺得害羞起來,小梅你能不能保持一點少女的矜持啊!我開始懷疑小刀是不是故意居心不良,不過小刀那嚴肅的臉,一點也不像不正經的人,對不起我竟然懷疑你。這時,小刀竟跟老頭子一樣開始說教,他說的不就是什麼天地之間有陰陽轉換,所以要早睡早起同日月運行之類,還有要適時的活動筋骨,人的身體就跟地理風水一樣,其氣要通順才不會生毛病。他那套我聽過好幾次,這些是大家都知道的事,真的辦得到人也沒幾個,要不然也不需要這麼多醫院診所了。

「人身上的穴道就是氣通行的路,氣暢通於體,自然百毒不侵、長命百歲。」通常這一句就是小刀的總結。

「小刀哥,腳底按摩就是氣功喔?」

難得撲克臉的小刀也會爽朗的笑說:「算是吧。」

小梅依然紅著臉蛋說:「我覺得身體熱熱的,原來是這個緣故啊!」

「其實西方醫學中的反射神經、傳導神經,這些東西也是穴道的一種。中國遠在商周時代就已經有完整研究,很可惜大部分已經失傳。」

「傳到我父親這一代已經所剩無幾了,所以我也只是會依些皮毛.......」今天的小刀感覺上有點反常像是喝到微醺的酒鬼一樣,話有點多,自顧自的說個不停,完全沒發現小梅已經睡著了。

 

小刀將小梅瓶放在床上,然後蓋上被子、關上燈後就離開小梅的房間了。

我靠近看著小梅睡著的模樣,儘管她已經是小大人了,在我心中她還是那個傻裡傻氣的寶貝妹妹,任誰看著她一臉安穩的睡相,都會想要一輩子保護她、疼愛她。

「阿竹哥你在幹嘛?不可以啊!她是妳妹妹耶!」色小鬼站在窗外大呼小叫的說。

色小鬼說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啊?我只是想多看看老妹一眼,不知道還有多少機會能夠這樣看著她,如果可以我想跟她告別,請他好好照顧老媽,也好好照顧自己,我已經不能陪她們了,如果她聽得到我有好多、好多話想要對她說。

色小鬼說「她聽得到哦!」

「色小鬼,你幹嘛一直站在外面!你說他們聽得到,真的嗎?我可以跟陽世的人說話?」

「可以啊,你摸著她的額頭跟她說話,她聽得到喔!」

「是嗎?」姑且相信色小鬼說的話,我把手放在小梅的額頭上,但是千言萬語卻不知道怎麼說起。場面就像靜止的電影畫面,只有聲音流動,演員的動作都停了來。

 

滴答!滴答!滴答!

 

很多話都哽在喉嚨了,就是說不出口,不知不覺眼淚就掉了下來。

「阿竹哥,你哭了嗎?」

「要你管,色小鬼!你幹嘛一直站在窗外不進來?」

「不能進去,只要有人住的房子我都不能進去。」

「為什麼?是誰規定的?」我不是也在這房子裡面為什麼色小鬼就不能進來?

「沒有誰規定的,事情就是這樣!」聽色小鬼這麼說,是不是死後的世界也有一定的規矩。

對了,既然能夠跟陽世的人說話,那麼就可以跟若萍說昆叔常去的賭場在哪了。

-----------------------------------------------------------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ucky 的頭像
hucky

光籽粒研究所

huc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錢董
  • 好特別的文章,不錯看,來我家晃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