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或許我不需要信眾

迅龍

這張圖畫了很久,很多細節都有畫喔!不過還沒畫完!

前歸正傳吧!這次小說有意想中的發展也有意想不到的發展~!

還沒看過《人偶屍》的同學請從這裡開始喔!忘記上一回劇情的人請點這裡

-------------------------------------------------------------------------------

賭場的入口散發着一股淫糜氣息,就連夜霧也不願意靠近。靈魂最大的方便之處就是不用在意別人的目光,我大大方方的跟在一個胖男人後湊上去看這神秘的賭場是什麼模樣。入口在廢木材後面是一條很長的樓梯,胖子看著樓梯大嘆一口氣說:「這裡幹嘛不裝個電梯,累死我了。」在山壁裡面裝電梯這難度也太高了吧,況且這樓梯是往下的,胖子哥你不會累到哪去吧,你該煩惱的是上來的時候喔。

胖子哥一面下樓梯一面喘,這樓梯的確有點長,我真的替胖子哥擔心,你還要爬上來嗎?樓梯底部燈火通明、聲音吵雜,這下子令我更加好奇,到底是什麼樣的賭場,讓這些人群聚到荒涼的半山腰?有個珠光寶氣的大嬸興高彩烈的叫胖子哥別擋路自顧地往下面走,有個一臉衰樣的少年哀聲嘆氣的爬上來,這些來來往往的人身上都有類似的氣味,這味道我很熟悉,是我最討厭的味道,他們都跟昆叔一樣,寧願相信運氣也不願意腳踏實地工作,藉著沒有根據的自信和從家裡挖出一丁點錢賭得昏天暗地,那是賭徒的味道。

向下的樓梯並沒有很寬大概只夠兩個壯漢擦肩而過,如是相撲選手迎面而來一定會塞在整個通道,這階梯又小又潮濕,很容易就會摔下去,一路摔下去可能也會回天乏術。還好這並不構成我的問題,我能穿透牆壁怎摔也不會在死一次,胖子哥滿身大汗一步一步往下走。下面吵雜的聲音包含了歡樂、淫亂的音樂,山壁裡、賭場的世界,討厭賭博的我好奇心驅使想去一看究竟,什麼樣的賭場會如此熱鬧歡樂。胖子哥實在走太慢了,我迫不及待穿過他,向下一跳到了一個緩衝階,轉個彎再向下跳,我共轉了三次才到了下面,這樓梯大概有平常的五層樓高。

哇!我卻不禁讚嘆「這裡真的是我認識的那個霧溪村嗎?」
以為工廠賭場頂多像地窖一樣,竟沒想到這裡是一個長長的戰備坑道。這坑道應該是日據時代日軍所建,只有軍隊才能在這個山中挖出了這麼大的洞。坑道高度大約有兩層樓高,寬度應該放得下兩台坦克車,坑道的盡頭一片漆黑看不出通往哪裡。

好兄弟似乎無所不在,梳著油頭留著小鬍子看起來一副漢奸樣的好兄地對著我打招呼,他說:「看你的樣子就知道你是新來的吧,以前日本人把這裡當成秘密基地,現在霧溪村的村民把這裡當成賭場。」
這是賭場嗎?這麼大的洞裡面可不是幾張桌子、幾個人,打個衛生麻將而以。

漢奸鬼說:「這賭場真是棒,地段好,空間大,還有開放式的大廚房。」

廚房?簡陋的鐵皮把坑道兩旁隔成一間一間的包廂,有些賣吃的的生意,還有一間賣煙跟飲料的雜貨店,你說開放式大廚房是指坑道裡的路邊攤吧!

「當然除了這些美食之外,真正各式各樣賭具。麻將、撲克、俄羅斯輪盤、骰子,只要說得出名堂的應有盡有,規模就跟賭場飯店一樣的等級。」漢奸鬼說。

過了前頭〝美食區〞的包廂,接著就是人生吵雜的賭博區,就如同漢奸鬼所說的,各式各樣的賭具都有。若以包廂為單位,美食區佔了四個包廂長度,賭博區就佔了七個包廂長度。每個賭客在賭桌上殺紅了眼,贏錢的自然開懷大笑,輸錢的跪在地上苦苦哀求。也有財大氣粗一執千金,兩旁辣妹左摟右抱。

「你說的是那個胖子,你不認識他嗎?他是縣議長每個禮拜都會泡在這裡〝談公事〞你看旁邊就是他的幕僚。」漢奸鬼指著幾個穿西裝領帶卻綁在頭上的醉漢說。

議長在骰子桌旁,拿著骰子搓著旁邊女人的酥胸,然後往前丟。他今天賭運應該很旺,笑得很開心,小費也給的很大方,難怪身旁兩個女人甘願被搓來摸去的。長這麼大才親眼看到什麼叫做酒池肉林,不就是眼前的狀況。金錢是萬惡的根源一點也沒錯,有錢的為所欲為,沒有錢的出賣靈肉、自尊。

「小兄弟你說的沒錯,金錢是罪惡。如果可以我願意承受是人所有的罪,大家把錢都給我吧!哈哈哈哈!」漢奸鬼你瘋了嗎?

「咦,不好笑嗎?」漢奸鬼變暗淡了起來,我似乎傷了他的心。

這些為民唇舌的高官,事實上都是為了私己之慾,以後不怕會下地獄嗎?我看著漢奸鬼,他倒是安安靜靜的沒有接話裝作沒聽見,有沒有天堂或地獄他都不打算回答,我識相地不再問,反正我很快就會知道。
 
 
過了賭博區之後,燈光變得曖昧了起來,鐵皮包廂內此起彼落的喘息呻吟、規律震動。我好奇探頭穿越一個鐵皮往裡頭看,噯呀,不得了裡面有妖精在打架。

「這一區是出賣春的地方,大部分都是脫逃的外勞,或是拐騙來的外籍新娘。」漢奸鬼解釋說。我開始有點懷疑,漢奸鬼一路上幫我做導覽簡介是不是有什麼目的。

〝紅燈區〞長度跟〝賭博區〞差不多只不過這裡的包廂更小。在這裡我更不想逗留,很慶幸我活著的時候事在人間的光明面,雖然日難過但是只要努力也能有自己的小天地,但是這些在陰暗面的女孩,始終無法見到光明,直到年老色衰才黯然退場。得到自由的同時是沒有謀生能力的徬徨。想到這裡我的無力感再度產生。只是沒想到霧溪村什麼時候墮落到這副模樣,這裡簡直就像地獄,只要有錢就能為所欲為滿足慾望。

紅燈區再過去有個水泥砌成的房間,越過這個房間的坑道是片黑暗。房間裡隱約傳出了一些小女孩的哭聲。聲音把我吸引過去,房間看起來像是花襯衫軍團的據點。五個看起來像是中輟生的小弟忙著分裝粉末狀的東西、爆炸頭應該是小頭目的人物,他一面數著皺巴巴的鈔票一面打著電話。這個辦公室的包廂裡還有往下的樓梯,哭聲是由樓梯下面傳來。這麼吵雜的坑道、這麼吵雜的辦公室,我卻聽到少女的哭聲,這點似乎不太合乎邏輯。一開始我也以為是聽錯了,仔細一聽真的有少女啜泣的聲音。

「那個女生的八字大慨跟你比較合!」漢奸鬼說。

「這種事情也不是沒有發生過,有些比較有緣的人就會把亡友吸引過來。這叫做前緣未了!」漢奸鬼邊說邊下樓梯,不知不覺我也跟著過去。

下面是老舊的地牢,一層又一層的血漬把牆壁都染黑,散落一地的刑具多到可以開博物館,唯一的光源是中年男子頭上的鎢絲燈炮,他被綁在椅子上奄奄一息,看樣子被揍得很慘。整個地牢被隔成六間小房間,每個房門都是鐵製的厚重牢門,最靠近樓梯的牢房關了七個衣衫不整的少女,看起來不像本地人,關少女的牢房沒有上鎖,卻沒有人敢逃。在這麼深處的的牢根本逃不掉,光想溜過樓上那些花襯衫軍的視線就已經事不可能的事,除非能像我一樣隱形。看她們身上的瘀青就知道吃了不少苦頭。這些女孩子大多跟小梅一樣年紀,面容憔悴眼神空洞沒有生氣。怎麼有人對如花似玉的少女下的了手,這些花襯衫的還算是人嗎?希望有誰能來救救她們。

第二間牢房中站了六個拿長槍的男人,但是他們不是花襯衫軍,他們是穿日本軍服的好兄弟。每個人惡狠狠盯著我看。其中一個看起來像是軍官的走過來跟我說了一堆日文,完全不知道跟我說什麼,漢奸鬼你可以翻譯一下嗎?

「大佐希望你可以幫忙。」

同是天涯淪落魂,能幫忙我不會推辭,當然別叫我做些違背良心的事,只是我能幫什麼忙?
漢奸鬼把我的話翻譯給大佐,大佐又跟漢奸鬼機哩瓜拉說了一些鬼話。漢奸鬼不是浪得虛名啊,到死了還是當漢奸,他一路當響導就是要把我引來這裡吧?
正當大佐跟漢奸鬼在討論關於我的事時,我看見牢房內後面躺著看起來有點眼熟的少女,我正要上前看得清楚六個日本鬼同時舉起槍瞄準我。

是怎樣,都死過一次了,還要在死一次嗎?漢奸鬼檔在我前面要我退後。

接著他們表情出現異樣一致看向我得後上方,那樣的感覺很不舒服,超詭異的,我害怕得不敢往回看。通常恐怖片在這時候,我後面出現的不是怪物就是殺人魔,而我將是即將退場領便當的那個角色。但是日本鬼還是直盯著我的後方出口看,好奇心征服了我的恐懼,我慢慢的回頭看。

就在我的後上方有一處亮點,似乎是由牆壁遠端射出來的光束,一瞬間我被這道光束吸進去,這道光我曾經在電視影集中看過,難道外星人不只綁架地球人,也綁架地球鬼吧?

----------------------------------------------------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ucky 的頭像
hucky

光籽粒研究所

huc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竫妃
  • 看完了XD 我每個禮拜真準時報到...
  • 全勤(蓋章)

    hucky 於 2012/03/12 15:0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