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或許我不需要信眾

還沒看過《人偶屍》的同學請從這裡開始喔!忘記上一回劇情的人請點這裡

 

--------------------------------------------------------------------

大丸的小弟大部分都去搜索小刀跟若萍,現在辦公室裡只留下五個人其中包括大頭目──永明跟大丸。貓仔沒有樂咖這麼幸運,他們情願被派到外面去跑腿,那樣可以遠離阿竹這個殭屍。

貓仔踢一踢屍體阿竹確認是不是死透了說:「老大,這個怎麼處理?」

 

「喂狗,怎麼樣?」

 

「是誰在說話?」

 

回貓仔話的不是永明也不是大丸,不是任何人。

而是名為阿竹的屍體。

屍體再度動起來,站起身來。

連嚇兩次膽汁都快被嚇破的貓仔大叫失聲:「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的下巴幾乎快掉下來,拿起手上的槍拚命地扣板機,忘了開保險得槍怎麼扣板機也沒用。

阿竹俐落地搶下貓仔的槍往後丟,貓仔被阿竹舉起來丟向其他人。大丸反射性閃開被丟過來的貓仔,已經朝阿竹開了好幾槍,屍體阿竹用肉身擋子彈絲毫不畏懼。不得不佩服大丸的膽子,遇上這樣詭異的事情之下,還能發揮黑道的本色猛烈開槍。

「這是什麼鬼?」「怪物!?」「妖怪?」

「是殭屍!老大他是殭屍!快逃啊!」

 

在花街這龍蛇混雜之地,幾聲槍想大概不足為奇,但是猶如槍戰的聲響,花街的其他人也不得不注意。花街瞬時靜了下來,所有人都注視着槍聲來源!昏暗的燈光下看不清楚是怎麼回事,只見大丸一干人連滾帶爬的奪門而出。

 

屍體阿竹身上多處中彈,動作呈現不自然地扭動更像殭屍了,永明跟大丸眼中看見的阿竹就像是電影中死亡後復甦的殭屍,他們一邊開槍一邊後退,有個笨手笨腳的小弟還射中自己人。狂亂的槍聲,就連八十歲中聽的老頭都會知道不對勁了,花街的客人紛紛往出口逃去。

「打仗了嗎?」很多人還搞不清楚就爭先恐後往出口推擠,紅燈區那還有人連衣服都來不及穿上狼狽的跑出來,不知道是因為流彈還是沒熄的菸蒂,慌亂中有幾處冒火燒了起來。

小刀,這就是的妙計?只是讓屍體阿竹像個笨蛋直直的往前走,嚇嚇一些膽小的流氓?這未免太簡單了?果然沒錯單純的攻擊模式被兩三下就識破,大丸撞倒只會前進的屍體阿竹,然後朝著心臟近距離開了兩槍,似乎奏效了阿竹暫時不動了。有人說過一死萬事休沒有什麼放不下的,但是看著自己殘破成這樣,有種哀傷的感覺,這是鞭屍啊?你們這些惡人會有報應的。

「媽的,真的有鬼?電影都是騙人的,真的殭屍打爆頭也沒用啊?」「對啊!我剛剛也有暫時停止呼吸他還是啊跟著我啊?」「原來殭屍是要打心臟,我一定要上臉書跟我朋友說。」小弟們驚魂甫定的一邊喘一邊說。

 

主要危機已經解除,但是花街還在冒火,花襯衫軍已經累癱坐在地上。

「好像失火了,媽的我連吃奶的力氣都用光了。」「老大,老大我好像中槍了。」「哇靠,天兵啊你!」四個人由驚慌的心情轉換成苦中作樂的模式,除了一個人之外,永明。

永明小心翼翼的槍指的屍體阿竹盯著看,屍體阿竹已經到了極限,脖子被扭斷,腦子中了兩槍眼珠都快掉下來,胸口還有一個大窟窿,還有其他地方大大小小的彈孔,可以說死得非常徹底。永明忍不住將晚餐給全吐了出來,他一手扶著牆壁一手還是緊握著手槍。

「哈哈真沒用!」大丸取笑他。噁心、嘔吐感染了其他成員,小弟們也吐了起來,在場瀰漫各種消化不完全的味道。,濃厚臭味似乎連幽靈都聞的到。

永明好像又看見了什麼,他拿著槍指著小刀。小刀就站在屍體阿竹後方五步之遙的地方。永明來不及開槍便被屍體阿竹撲倒在地上,永明的左肩胛被狠的咬了一口。屍體再度啟動,這一次其他人完全放棄攻擊,沒命的往出口逃。屍體阿竹撲向大丸,原有的狠勁消失殆盡取而代之的是絕望的眼神。大丸丟了手上的槍,自顧著逃命還把手下推出去當擋箭牌。被咬的永明因為驚嚇過度而暈過去。花街裡剩下躺在地上的永明跟阿竹,以及另外兩個清醒人。

 

「這樣應該夠了吧!」小刀說。

「嗯,他們應該不敢再做壞事了吧?」若萍淡淡的說。

「阿竹,我們要在這裡跟你告別了。」若萍握著阿竹的手說。

「阿竹,抱歉把你的身體搞成這樣,這場大火正好替你送行,燒光了,很多事情也會煙飛灰滅。」小刀打算把我留在這火化!

不對~不對!小梅還在這,地牢還有一些女孩子被關著,她們需要小刀跟你去救他們,若萍你聽的到我吧,快去救他們。

小刀讓屍體阿竹靜靜的躺在地上,若萍幫阿竹畫些妝,使我最後的容顏好看些,她把眼珠塞回去胸口的窟窿用線縫起來。

 

現在不是做這些得時候,快去救人啊!我用力推著若萍卻一點反應也沒有,每次都穿透他的身體,她身上發著青藍色的光似乎隔絕了我的呼喊。

 

花街的火越燒越大,沒有人越一來滅火的跡象。

「火越來越大該走了。」小刀催促著若萍。

若萍再度使出怪力把永明扛起來。小刀不太高興的說:「為什麼要救他。」

若萍說:「他已經中了屍毒,算是得到逞罰,把他留下必死無疑,我們不是殺人魔,這種事我做不到。」

小刀百般不願的說:「不用這麼麻煩。」在永明身上連戳幾個穴道,無意識的永明竟自己站起來走向出口。

小刀他們就這樣走了。回來啊!可惡!我跪在屍體阿竹旁邊哭,除了沮喪什麼也做不到,火勢越大小梅就越危險。我試著把自己塞進屍體裡面,但是身體怎麼樣也動不了。

小梅,我對不起你,小梅應該還有很長的未來,你不是說過想要到台北101前面感受跨年倒數的氣氛,欣賞燦爛煙火的震撼。也想去傳說中24小時不打烊的書店,看看哪些人半夜還在逛書店。有多地方小梅都沒去過,小梅從小就沒離開過霧溪村,還沒交男朋友你怎麼可以死,小梅別死,你還有好多好多的夢還沒完成!

十幾名少女從我面前跑過,有一個停下來看了阿竹一眼,知道沒救了繼續往出口逃。她們是被關在地牢的那些女孩,沒有人看管了全都逃了出來。我心中燃起了一絲希望,小梅,沒有救你也可以自己逃走啊!可是,小梅似乎不在這群女孩當中,就連被綁住的昆叔都跟著些女孩逃了,這些人為什麼不救救小梅?

特務男突然冒出來拍著我的肩膀說:「關你妹妹的地牢被鎖著。」

色小鬼、武俠迷、漢奸鬼、老師.....其他鬼一個一個出現,一開始沒有加入的日軍鬼也加入了,你們是來接我的嗎?

特務男說:「我們是來幫你的。」

什麼,來幫我?怎麼幫?

日本鬼跟漢奸鬼說了幾句之後,漢奸鬼說:「他們可以幫你救妹妹,但是你要答應他們一件事。」

我只有小梅一個妹妹,只要能救她什麼事情我都答應。

「我們可以把力量借給你」漢奸鬼說。「我也可。」「我也把力量借給阿竹」「我也是!」眾好兄弟願意幫我,實在令人大感動,謝謝大家,那該怎麼做?

-----------------------------------------------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ucky 的頭像
hucky

光籽粒研究所

huc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竫妃
  • 該怎麼做呢??
  • 猜看看!

    hucky 於 2012/05/13 11:37 回覆

  • 竫妃
  • ˊˇˋ猜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