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或許我不需要信眾

謝謝大家的陪伴終於到了最終回啦~~

還沒看過《人偶屍》的同學請從這裡開始喔!忘記上一回劇情的人請點這裡

 

---------------------------------------------------------------------

四個日本軍人把我押著,跪在我的屍體前面,猶如等待被砍頭的感覺,不是要借給我力量,不是要幫助我嗎?怎麼覺得我要被處刑的感覺,是我多心了嗎?帶頭的軍官一聲喝下,我也大喊:「借我力~~~~量!」

眾人從我背後猛力一踹,我沒有回頭看,也來不及回頭看,第二腳又踹下來,第三 、第四,無數的腳一直踹我,我跌進了自己的身體裡面。

我怒了:「你們有毛病啊?都已經人命關天了還這樣整我?」

但是回頭看只有失火的花街,剛剛一、兩百半隻鬼都不見了,反而是剛剛被踹得全身痠痛,像是被散彈打中那樣痛,脖子也有些落枕的感覺。

「要命,真痛。」

「哇嗚!真要命。」我真的回到自己的身體了,而且也能自主的動起來,半信半疑的摸摸自己的心臟是不是還會跳。

停的,心臟沒有跳動。

(阿竹你要快一點,我們沒辦法撐很久。)

是武俠迷的聲音,但是看不到鬼影。

(我們全在你身體裡面,你快一點去救你妹)

 

小梅!對了要去救小梅,我用最快的速度衝到辦公室。辦公室裡面存放大量的易燃物品,現在整個都現在火海裡,根本走不進去,該如何是好?

不,不能猶豫就算是刀山油鍋也要衝。「小梅!」

我不管什麼火擋在我的面前一路往地牢的樓梯衝。到了地牢下面才發現我自己的身體燒了起來卻一點感覺也沒有,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啊!我已經死了怎麼還會怕痛呢?把我身上的火撲滅,只留左手繼續燃燒當成照明,這樣才看清楚地牢。

幸好地牢沒有什麼東西能夠燒,火勢還沒蔓延過來,小梅就被關在之前日本鬼站著的那間牢裡。金屬牢門結結實實的鎖住,我試著用蠻力撞開還是徒勞無功。

「小梅!小梅醒一醒。」

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的小梅很令人擔心,不知道是否還活著。上面火燒著正猛烈,不時傳來霹靂啪啦的聲響,雖然不過我感覺不到但是可以看得出來現在的溫度很高。地牢的天花板已經有些坍塌,過一會兒火就會燒到這裡來了。

「阿竹?」大概是我撞牢門的聲信太大小梅醒了,我趕緊把手上的火熄滅免得我的樣子嚇到小梅。

「小梅你醒了?」

「阿竹是你嗎?」「是我。」

「阿竹,你怎麼會在這?」

「我來探監,順便帶便當給妳吃。廢話,我當然是來救你不然我來幹嘛?」聽見小梅笑聲讓我安心不少。

小梅循著我的聲音探手,她摸到發燙的鐵牢門反射性的把手收回去。

「怎麼這麼燙?」小梅吃驚的問,於是我把花街起火的原由告訴她,其中隱瞞一些光怪陸離的事實。我問她怎麼會在這?

她摸著自己的手吹氣說:「我回家經過老街時看見昆叔那個渾蛋,他跟幾個不良少年起爭執。」

 

那些不良少年要向昆叔討債,昆叔得意的把蒼龍玉拿出來獻寶,說這是價值連城的寶物,是從阿竹的朋友哪偷來的,只要把寶物賣掉不只可以把債務還清還能賺一筆。小梅聽了很生氣,向昆叔理論把蒼龍玉要回來,誰知道那些不良少年起來歹心,不需要什麼寶物了要讓小梅用身體抵債。意外地,形同廢物的昆叔為了保護小梅,竟然動手跟不良少年打了起來。

 

「接著我就被抓來這了。」小梅的啜泣聲令我不由地燒起無名火,都是因為阿昆,要不是他小梅也不會被關在這裡,那個廢物只顧著自己逃命卻讓小梅陷入困境,廢物就是廢物。

上面的火勢越來越猛烈,感覺上天花板都發出迸裂的聲響,好像隨時會坍塌。在黑暗中我跟小梅隔著鐵牢相望,原本已經放棄的我,因為各位鬼大哥的幫忙露出一絲曙光,如今卻被一個鐵牢門打敗再度陷入絕望。

小梅哭著說:「如我們注定要在這裡結束一生,我很慶幸有阿竹這樣的哥哥。」

我用力搖著鐵牢門,企圖讓它鬆動,現在也只能這樣希望。小梅哭著阻止我說:「阿竹你會燙傷的。」

「你在說什麼傻話,我會想辦法讓你逃出去。」

「阿竹聽我說,我知道你在台北辛苦的工作,除了要負擔家裡的開銷,還幫我存了一筆學費,其實你可以不用這麼辛苦,我根本不是念書的料。」小梅現在一定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如果沒有鐵牢隔著,我會將她擁入懷中讓她痛快的哭。

「小、小梅,你以後要好好照顧老媽,我存摺的密碼都寫在我的日記本裡,大概夠你們生活一陣子,接下來要靠你了。」我們已經陰陽兩隔,這是我最最最後一次能罩你,小梅。

「阿竹你真搞笑,明明被關在裡面的是我,你別理我你自己先逃吧!一直照顧老媽的人是你,不需要我你也能做到。」

「阿竹,下輩子我還想做你的妹妹。」

「別以為你這樣說我就會自己逃走..........」

 

碰!碰!蹦!

 

上面的的天花板已經坍塌下來,隔壁的鐵牢門全倒了下來,牆壁也像骨牌一樣一個壓一個的倒下。

「小梅後退一點。」機會來了,小梅遠離搖搖欲墜的牆壁,我只要使上拿手的飛踢。

牆倒了,但是退路也崩塌了。

「阿竹!」慘了,樓上的火全掉下來,把整個地牢照個通亮,我現在驚悚的模樣一定會嚇著小梅。

「阿竹,這裡有一個洞,一直冒水。」

這下子沒被燒死也會被淹死,真的陷入了水深火熱的絕境。關小梅這間牢房似乎不是普通的牢房,有人刻意在這裡留下一個通道,碰巧被倒下地鐵牢門撞開不停的冒出水出來,那是另一個往下的階梯,但是全泡在水裡。

「咳~咳~咳~阿竹我快不能呼吸了。」

溢出的水澆熄了部分的火,冒出濃煙令小梅會不能呼吸。

如果不馬上離開這裡小梅會有立即的生命危險,怎麼辦現在現在有兩個方法,第一是把身體弄濕,從上面火場離開,但是這難度太高要先從崩塌的地方清出通路,而且離上面的出口太遠,不知到上面燒成什麼樣子,小梅能不能順利通過也是個問題。第二條路是冒險從水洞離開,只是不知道水的深度,也不知道下面有沒有出口。怎麼辦誰來告訴我該怎麼辦?

 

是誰在說話,有人對我說了一串日文,是什麼鬼啊?

 

漢奸鬼說:(阿竹往下,往下有出口。)

小梅已經在彌留狀態,剩下一口鼻息,撐住啊,小梅。

我扛起小梅往水洞裡走,當我全身浸入水中之後在下方看見依稀的亮光。摀住口鼻的小梅不能撐太久,我要盡快游到出口。距離光源越近越能看到水洞裡冒著金光,到出口時有一股水流把我們往外拉。

不敢相信我們出逃出來了,原來水洞連接著是霧溪,我看見了熟悉的朝霧,我看見了熟悉的天空。是我昏頭了嗎?一台黑色箱型車從天而降緩緩開到我面前,你是接我到天國的使者嗎?

我用盡力把小梅拉上岸,感覺到附在身上的好兄弟慢慢的消散中,已經沒有力氣只能趴地上,一位少年走下車來到我面前,如果是死神也太年輕了也跟傳說中的印象不同,不管他是誰我只能請求的他:「請你救救我妹妹,小梅。」

 

這是我最後的力氣,武俠迷、日本人、特務男、色小鬼、漢奸鬼,鬼大哥們一個個離開我的身體往天空飄走,大家都累了,謝謝你們。

人生的結果對我來說並不重要,生命的意義在於過程,面臨死亡之前我們必須歷經許許多多的過程,甜蜜的、悲傷的、仇恨的、快樂的,許多難以忘懷的過程交織成回憶。我很幸運認識小刀、若萍和其他鬼大哥們,是他們給我再一次完美告別的機會,讓我結局沒有太多遺憾。

 

謝謝你們。


---------------------------------------------------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ucky 的頭像
hucky

光籽粒研究所

huc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竫妃
  • 終於追文追完了~~雖然我覺得似乎倉卒了點?
  • 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hucky 於 2012/06/04 16:13 回覆

  • NANCY
  • A.....好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