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才是真正的結局~抱歉隱瞞大家這麼久!

還沒看過《人偶屍》的同學請從這裡開始喔!忘記上一回劇情的人請點這裡

--------------------------------------------------------------------------------------------

戴著防風眼鏡的嬌小少女剛踏下公車便向來應接的友人殷勤招手,另一名少年隨在少女後面。唯一兩位客人離開後公車像是杵著拐杖的老人,一拐一拐的緩慢離開。小梅緊緊抱住若萍,如同見到自己的哥哥那樣的親切感。上次相見半年前的事了,小梅又高了些,看起來也比上次豐潤、更有朝氣。霧溪村的冬季與夏天沒有太大的差別,除了寒流來那幾天會飄些雨,其他時候總是在濃霧壟罩下,過了中午才會散去。若萍特別選擇傍晚起霧之前抵達,怕的就是因為濃霧而迷路,看到小梅在站牌那等候多時,若萍顯然是多慮了。

「小梅,你不用特地來接我們。」

「我想早一點見到若萍姊姊啊。」小梅抱著比她嬌小的若萍撒嬌有種莞爾逸趣。

對若萍來說相隔半年霧溪村卻已呈現不同以往的面貌,沒有陰森森的荒涼感覺,是這裡變熱鬧了多了不少遊客,多了那股人的氣味。一對情侶趁著夕陽的餘光在望月槿前面猛按相機,各種角度都能自拍似乎是現在人的特技。小梅家的三合院前面停了三輛汽車,其中一輛箱型車停在門口。

「小刀哥,你來啦。」阿德手上來拿著客人的釣具,他對小刀說:「載客人到霧溪釣魚也是民宿的套裝行程之一。」

「民宿?」

小梅家的三合院成了古早風味的民宿還以哥哥命名「瑞竹民宿」。客廳也改成接待客人的Lobby,阿德的奶奶正在為客人泡茶。

「婆婆!」

「少年仔,阿婆晚上特地幫你煮了好料的喔。口渴了吧,來先來一杯茶。」老婆婆給了小刀跟若萍各一杯茶。

離開Lobby小梅帶著哥哥的兩位好友,往三合院的後面樹林,這裡經過了整理鋪了小石子路成了森林公園,小木屋夾於其中,完全看不出來這曾經是浴室後面那個荒蕪雜亂的樹林。

「這就是我們家的民宿喔!這間是特地留給兩位的。」

小木屋一進門就有個小客廳,客廳一面落地窗外是景觀露臺,客廳銜接著兩間房間,每個房間內各有兩張單人床,小木屋是紅磚與原木混合搭造與樹林相當搭襯。

「我們的民宿很受歡迎喔,到明年的夏天之前都被訂滿了,很多客人都是攜家帶眷的這裡度假。能這麼受歡迎都是那些部落客的大力推薦,只能說現在真的是資訊爆炸的時代啊。」小梅開心的說。

「你們先休息一下,晚餐的時候我再來叫你們。」

小梅指著門口並排的四輛腳踏車說:「你們也可以隨處逛逛,晚餐六點開始我們再一起吃飯。」

小梅離開之後,若萍問小刀說:「你會騎腳踏車嗎?」小刀搖搖頭。「我也是。」兩人放棄交通工具,改用步行在附近閒晃。

 

事隔半年之後若萍跟小刀再次受邀來到霧溪村,嶄新的霧溪村另兩人感到不可思議,另一件令人不解的邀請他們來此是已故的朋友──朴瑞竹

 

入夜後夜霧漸起,那是霧溪村名產之一。每間小木屋門口都亮了黃橘色的大霧燈,小木屋區除了路燈,石子路旁也有小夜燈,樹林滿滿黃色、橘色、白色的燈下顯得格外迷幻,霧溪村的夜霧也親切可愛多了。

晚飯的時候,若萍才踏進民宿的餐廳,滿桌美味便撲鼻而來。

「少年仔,來來,可以開動了。」

小梅、阿德、婆婆、小刀與若萍,一起圍著餐桌,就像過年一家人圍爐一般。

「阿姨呢?」若萍是指小梅的媽媽──阿彩姨。

阿彩姨在另一間民宿暫時沒辦法回來,小梅要大家別等媽媽先用餐。

小刀說:「另一間民宿?霧溪村跟我們之前來的樣子很不一樣。」

小梅開心的說:「這有一半要感謝阿竹。」

「阿竹?」小刀和若萍納悶的問。

另外三人同時竊笑,阿竹過世後卻還能改變霧溪村。小梅說:「是啊!」

小梅說:「那天花街大火,我也在現場,是阿竹把我救出來的。」

聽見小梅這麼說兩位客人的表情極為驚訝,若萍說:「花街大火那次,我跟小刀在你們家等了兩天都沒有人回來。所以我們就自己回台北了。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阿德和小梅輪流訴說著哪天發生的事情經過;花街大火那天很多人從家具工廠逃出來,附近幾個村子的消防車都被派了過來,就是沒有人敢下到花街救火。事情鬧得很大所以花襯衫軍跟大丸在村子都混不下去,村民很高興這些人離開霧溪村。阿德說永明在大火之後也變得怪怪的,常常自言自語陰陽怪氣的,有人說他瘋了,也有人說他開了陰陽眼看見了好兄弟,人云亦云的傳聞很多。

「我還聽說他跟大丸是同父異母的兄弟。」阿德說。

「真的嗎?」連小梅都沒聽過這個傳聞感覺可信度並不高。

小梅接著說自己的版本;小梅在經過水洞時就已經失去了意識,她醒來的時候是在隔壁村的同學家。那個同學家裡也是開民宿的,那天正好經過霧溪村的霧溪旁,那時阿竹用最後一口氣向他求救。

「我同學說,阿竹那時候就已經回天乏術了。」小梅含著淚說。

若萍還事不敢置信的說:「阿竹....他,真的把你從花街救出來?」

重複敘述阿竹在花街救出小梅的情景,終於令她潰堤哭泣。老婆婆抱著小梅要大家別再聊難過的事,這樣子再美味的食物也會嚐不出味道。

 

 

 

躲在夜霧後的滿月顯得既可愛又害羞,村子設計了不少散步道,除了路燈之外也有專門用來照射步道的小燈,兩旁也種滿了望月槿,銀白色的花朵點綴下如今的霧溪村更顯得詩情畫意。小梅帶著兩位客人夜遊霧溪村,好讓貪婪的肚子消化一下。

「我從沒看過這麼壯觀的望月槿,好美喔!」若萍讚嘆的說。

「若萍姊姊教我種的望月槿好神奇喔,她們只在月圓的時候開花,白天就凋謝,說真的我從沒看過這種花耶!」小梅說。

「這花只喜歡有水氣的地方,討厭大陽光,野生的望月槿在深山裡也很稀少,人工栽種更加不容易。看來望月槿很愛這裡呢!」若萍說。

小刀說:「你什麼時候澆小梅種望月槿?」

小梅跟若萍笑地說:「我們兩個現在是網友噢!」

在一片銀白的望月槿花海中,有一絲紅色的微光,若萍欣喜地向前栽下那朵血紅色的望月槿。

「對了,若萍姊姊為什麼每次開花的時候總是會出現一兩朵紅色的望月槿?」小梅好奇的問道。

「望月槿只有千分之一會變成紅色的龍血花,那可是極為珍貴的藥材,就是製作花落紅的素材之一」小刀解釋的說。

小梅說:「難道你們不覺得花落紅這名子聽起來好腥喔?如果在便利商店跟店員說:「我要買一瓶花落紅。」店員一定會說:「那要不要再拿一包蘋果麵包,一起買有特價喔。」那種感覺嗎?」

小刀跟若萍都皺起眉頭滿臉疑惑的問小梅:「什麼意思?」「不可能在便利商店買得到花落紅啊!」

「算了,當我沒說。」小梅自討沒趣的說。

 

 

 

三人慢步來到老街,車水馬龍燈火通明令小刀咂舌。是什麼原因讓霧溪村改變這麼大?老街的房子還是保有原來的樣子,只是變得更有生氣。老婆婆的家也改裝成了民宿,隔壁原本緊閉的房子重新裝潢開張成了特色小吃,對面特產品店半年前來的時候還是空屋,再走幾步路就是24小時的便利商店,唯一沒變只有濃濃的夜霧。

「這裡改變好大都快認不出來呢!」若萍說出了每個回到霧溪村的年輕人說的那句話。

「不光有民宿也要有觀光景點啊?老街還有些空的房子還在招商中。」小梅開心的說。

老婆婆的家重新裝潢後成了茶館風的民宿,小梅的媽媽向小刀招手說:「若萍、小刀好久不見。」

若萍熱情地抱住阿彩姨:「阿姨。」

若萍跟阿彩姨激動情緒平靜後,小梅的媽媽說:「歡迎你們來玩。」

老婆婆家現在是瑞竹民宿的分館,阿彩姨負責打理這裡,不只是老婆婆的家連隔壁的房子都是民宿的部分。有個孕婦從櫃台拿了兩套和式浴衣分別給了小刀跟若萍。

「妳是若萍吧?我聽小梅說過,妳真的很可愛。小刀先生,我弟很崇拜你呢!」這位挺著大肚子的少婦,若萍覺得很眼熟卻想不起來是哪裡見過。

「你是小玲?」小刀看著小玲的肚子懷疑的問。「啊!」若萍現在才想起來在阿竹的照片裡的女孩就是眼前這位孕婦。

小玲點頭微笑,小刀突兀的問說:「可以讓我看看嗎?」小玲正納悶小梅就說:「小刀哥會把脈喔」。「小孩很健康,是男生下個月就會出世了喔,恭喜。」小刀從小玲的脈象得此結論。小梅喜孜孜的說:「是哥哥的小孩喔!」「阿竹?恭喜恭喜,阿彩姨你要當阿嬤了。」若萍開心的說。

「是啊,我比你們都開心啊,也不知道阿竹這小子什麼時候搞出人命。」阿彩姨掩不住嘴腳的笑意。

「對了,時間差不多了你們改快去換衣服吧!」小梅說完後便趕著他們往櫃台後面的更衣室。若萍亦步亦趨的換上浴衣問:「為什麼要換衣服?」

小梅裝神祕的說:「待會兒再跟你說。」

 

個子嬌小的若萍換上粉紅色浴衣,明明還是冬天卻穿得像要去參加夏日祭典的日本小女生。

「若萍姊好可愛喔!」小梅也換上了紫色梅花圖案的浴衣,小刀的浴衣則是深藍條紋。還有民宿的其他客人也都換上了和式浴衣,幸好霧溪村的冬天並不冷。

「我們要參加什麼舞會嗎?」若萍輕拉小梅的衣袖小聲的問。

「是祭典啦!這也是觀光活動之一喔,很有趣喔。」小梅眨眼俏皮的說。若萍回頭望著小刀,小刀聳聳肩表示一無所知,他也很想知道小梅哪來這麼多花招。

小梅領著民宿的客人們,走向老街盡頭的岔路上,往右邊是學校,向左邊山路去就是半年前燒毀的家具工廠,那裡現在應該成了廢墟了吧。帶頭的小梅卻往山坡上去,一小段路後有個小平台,那裡跟老街一樣熙熙攘攘人來人往,除小梅還有其他同業民宿的客人,大家穿著浴衣集合在這,靠近山壁那側有兩個半人高的石獅子及一樓高的中式玄關,一旁還有掛上各式各樣面具的小攤子,等到人差不多到齊後小梅變開口說:

「歡迎大家來到霧溪村,這裡是霧溪村有名的花街入口。」

「你們這一路有發現路邊開滿了銀色的花吧?那叫做望月槿,只有滿月的晚上會開花。每逢滿月的時候在霧溪村花街會舉行祭典,我們叫她望月祭。」

「花街平常也對外開放,唯獨這一天進入花街必須戴上面具,這是霧溪村的傳統,並且在天亮之前都不能拿下喔!」小梅說。

「半途拿下來會怎樣?」某個遊客問。

小梅很嚴肅的說:「這是大禁忌喔,這位客人你千萬別這麼做,否則後果我們可不負責。」「好可怕喔。」

「望月祭進入花街是需要一點勇氣,如果害怕的客人也可以在老街遊玩,等待明天望月祭過後再進入花街。」小梅說。

「好像化妝舞會喔。」「很有趣的樣子。」大部分的遊客都興致勃勃的想看到底有什麼有趣的事。

「各位可以在那邊挑選個人喜歡的面具,結束之後也可以拿回家做為紀念。」小梅指著掛滿面具的小攤子。

小梅拉住戴著防風眼鏡的小女生說:「我幫妳準備了特別的面具喔。」

小梅拿出綠色大光頭的外星人面具遞給小刀跟若萍。若萍的是特製的外星人面具,嚴格的說應該是頭盔,好讓若萍的防風眼鏡整個能罩在面具下面,小刀則是普通的外星人面具。

通往花街的大門打開之後,門後有兩個年輕人穿著唐裝,手上拿了好幾串紅繩綁的東西。

「這是護身符,各位戴在身上後放在衣服裡面,千萬別讓他露出來,否則後果概不負責。」小梅用很嚴重的口氣再度恐嚇客人。

遊客們領完護身符後便魚貫進入花街,外星人頭的若萍把護身符拿起來觀看之後說:「蒼龍玉?」小梅吐舌小聲的說:「的確是仿製蒼龍玉的造型。」

「為什麼妳不用戴面具?」年輕女遊客問小梅。

「因為我是霧溪村的子民啊,我必須為各位服務吶。」「說的也是,導遊小姐戴了面具我們就不知道要找誰了。」進入花街之後兩位當地少女開始為遊客講解花街的由來跟望月祭的傳統。

「小梅,霧溪村的傳統?」小刀半前來道霧溪村根本就像個鬼村,更別說什麼傳統祭典。

「那是阿竹的點子。」小梅刻意拉開與其他遊客的距離,對兩位友人說真正的望月祭由來。

「花街大火之後,很多依賴家具工廠為生的人都失業了,村子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蕭條。就在那時候阿竹託夢給我。」小梅回憶的說。

「阿竹在夢中說,村子沒有經濟來源那不如就做觀光產業吧。把老街重新整頓成為有特色的民宿大街,花街沒有全毀也可以成為霧溪村的特色景點。」小梅說。

罩著外星人大頭的若萍說:「阿竹託夢給你跟你討論如何振興霧溪村的經濟?」

小梅回說:「對,我也覺得很怪,起初以為是在想念阿竹,所以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但是阿竹連續託夢一個多月之久,他跟我說了很多點子,還有一些民宿經營的細節。你看到這些都是阿竹的點子。」

空氣中放送著祭典音頭越來越接近,呈現在若萍眼前是浴火重生的花街,原來的鐵皮屋全都變成了日式建築。第一間就是陳老爹的麵店,陳老爹眉頭深鎖皺得不能在皺,小梅問他怎了,陳老爹回她說:「生意很不好,客人戴著面具沒辦法吃東西。」

「糟糕,沒想到這一點,看來我們需要改良面具的樣式。」小梅說完之後看著若萍的外星人頭而苦惱。

花街裡全是戴面具穿浴衣的遊客,除此之外在這工作的霧溪村民也都穿著日式的工作服,不同的是他們沒有戴面具,很明顯能分辨出來。新的花街裡多了很多民俗小吃,棉花糖、人形燒、燒酒螺、糖葫蘆、烤香腸、珍珠奶茶、燒仙草,他們全都遇上了同樣的問題。

小刀說:「跟客人說到店裡面就可以把面具拿下,出去店門之前再把面具戴上。」

小梅依照小刀的方法告訴其他人,果然立竿見影陳老爹的店馬上高棚滿座。若萍這時問小梅說:「為什麼要把花街改成日式的,這些裝潢要花不少錢吧?」

「霧溪村要在短時間改造現在的模樣,需要很大的資金,而且沒有人贊助根本辦不到。阿竹就說日本人會贊助我們,但是花街要做成日式風格。」

外星人大頭望著小梅問:「阿竹飄洋過海去給日本人託夢?」

小梅笑的回答說:「不是這樣的。你們聽說過霧溪村的傳說嗎?關於日本人留下的黃金?」外星人點點頭。

「阿竹告訴我藏黃金的地方,哪些黃金現在還由日本人鬼魂守著,所以才會至今都沒有人能找到。」

大頭外星人說:「日本鬼魂?」

她們走到了原本的博亦區現在都是一些夜市常見的小遊戲,打彈珠、射氣球、撈金魚、釣瓶子。這些東西都是若萍不熟悉的玩意兒,就算外星人頭罩住若萍的臉,小梅也能感覺到她躍躍欲試。

「若萍姊,祭典快開始囉!」

小刀疑惑的說:「祭典?莫非這跟日本人的黃金有關?」

「是啊,我照阿竹的指引,還真的找到了那些黃金。哪些因為戰爭而犧牲生命的日本人,沒有人祭拜,也很想念家鄉,祭典也是交換條件之一。」

來到花街的盡頭,這裡曾經有個辦公室,辦公室下隱藏著地牢,但是現在是個完全仿日式建造的神社,兩旁還有穿紅胯褲白上衣的巫女,帶頭的巫女宣布祭典開始之後,神社中央兩位戴面具的能劇舞者跳著現祭舞。小刀納悶霧溪村有專業的能劇舞者?小梅笑而不答,若萍似乎有答案,沉默的小個子大頭外星人拉拉小刀的手好像在暗示是什麼。不知道什麼時候遊客已經全聚到了神社前面,大家對於饒富意味的異國祭典看得出神。小刀順著若萍暗示的方向望去,一個穿著竹子紋路浴衣帶著狐面具的男子行為頗為詭異,小刀與狐面具眼神段暫交會,一眨眼狐面具便不見人影。小刀穿越人群順著狐面具的方向而去,若萍也跟了上去,小梅完全沒有發現兩個外星人走開了。

狐面具把兩個外星人引到神社的後面,雖然還聽得到花街熱鬧的音頭樂曲,可是這個角落幾乎沒有人會到來。小刀抓著狐面具的肩膀,小刀認出狐面具是他們以前熟識的朋友。

「怎麼可能!」

若萍先開口「阿~~~」

狐面具把食指放在嘴唇上阻止若萍說出他的名子,然後說:「小刀、若萍好久不見。」

連小刀感到不可思議:「真的是你!怎麼可能!你不是已經~~~」

狐面具說:「是啊,我已經不是這個世界的人了。」聽到這句話小刀潛意識護住若萍。

狐面具揮揮雙手做出沒有惡意的動作:「是我約兩位貴人來霧溪村的,感謝你們當初帶我回村子,雖然發生了一些事卻也間接幫助了霧溪村,才有今天的這般模樣。」

若萍說:「我們只是把你帶回家而已,如果說做了什麼,那應該只有燒了花街吧!」

小刀也放下了心防的說:「之前對你有些誤會,真不好意思!」

狐面具說:「我了解你是為了要保護若萍,只是你暴怒的樣子挺嚇人,如果平常太壓抑情緒,遇到事情卻一口氣爆發出來這樣可是很危險的喔。」

「霧溪村現在這樣子還真漂亮,聽小梅說都是你的想法?」若萍說。

狐面具看了四周,從剛剛他們來的地方又來了幾個帶面具的人,狐面具說:「其實不是我一個人想出來的,還有這些朋友。」帶著武俠面具的向小刀點點頭。

「他們是我新認識的朋友,也跟我一樣。」小刀跟若萍頻頻點頭似乎能夠理解狐面具說的(跟我一樣)的涵意。

小刀說:「我來猜看看,你們每個月圓的時候舉辦望月祭,是讓這些人也能回到陽間,所以才規定每個人都要帶面具。」

狐面具說:「是的,大家戴上面具後死去的鬼魂才不會被認出來。霧溪村的地理位置特殊,造就了容易聚陰的特別磁場,這會使得村子無法興旺,這是我跟我朋友研究後想出來的方法。」

小刀說:「但是往生的人再回到陽間這有違天理,早晚會出事,你經常託夢給小梅這對她也不好。」

「你說的我都知道,我們這邊也成立了自律委員會,會管理我們這邊的人,至於小梅我不會再找她了。」狐面具說。

若萍把狐面具跟小刀拉開說:「你們兩個不要一見面就吵架,聽說花街大火的時候小梅也在裡面,是你把她救出來的?」

狐面具:「小刀正在對付大丸的時候,我一直想對跟若萍說小梅被關在地牢,但是好像接不到訊號的手機一樣,若萍完全聽不見,你們走了之後,是新朋友幫我把小梅救出來,這個神社就是交換的條件。」

「原來如此!」若萍這時才知到神社真正的由來。

「什麼東西原來如此?」出聲的是小梅,小梅突然出現叫住兩個外星人。

「你們在兩個怎麼在這?」小梅問,小刀正想跟小梅說明時,發現狐面具跟其他人都不見了,接下來他也懶得解釋了。

 

度過了三天兩夜悠閒的假期,若萍元氣滿滿地要回到忙碌擁擠的台北了,小梅、小玲、阿德、老婆婆、阿彩姨都在公車站前為小刀跟若萍送行。

阿德說:「真的不用我載你們去火車站嗎?」

若萍笑著說:「不用了啦,我還蠻習慣那輛公車搖晃的頻率。」若萍跟小刀上了公車後,小梅還哭著要他們下次還要來霧溪村玩,若萍答應等阿竹的小孩出生的時候會再來,也邀請大家到台北的時候可以到若萍家作客。

 

世間沒有不散的宴席。

 

「那就另開宴席吧。」身穿深綠色迷彩裝大叔說。特務裝扮大叔似乎很久沒有梳洗不但發出了惡臭,甚至衣服都長出了青苔,好似剛從森林泥土中剝落樣子。森林深處除了野生動物沒有人會嫌他臭,本人當然也不介意。特務大叔伸伸四肢轉轉脖子之後,飛身躍上了樹梢凝眺遠方,就連老鷹也看不見的遙遠距離,一輛搖搖晃晃的舊公車裡,一對男女拎著外星人面具正要開啟他們另一場宴席。

「啊!好餓啊!去找些吃的吧!」特務大叔如猴子般伶俐地在樹林間跳躍,往霧溪村老街方向去尋找食物。


謝謝收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ucky 的頭像
hucky

光籽粒研究所

huc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