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我的腳受傷之後,我跟親愛的小折就越來越不熟了,原本打算著上潮,流節能減碳騎單車上下班的計畫也不了了之。

想必當初看我買了小折的人一定會說「你傢伙也不過是跟著風潮流行而已,不是真心想騎單車,早就知道了啦!」我也不願意啊!每天坐著捷運上下班,也是無可奈何!

話又說回來,對於個性陰沉幾乎足不出戶的我來說,做捷運是一個跟陌生人接處的機會,這算是一件好是嗎?是吧!

捷運上有各樣形形色色的人,來去匆匆沒個人都帶著自己的故事在此短暫的交集,這一點還滿有趣的。

有時候也會遇上一整群年輕的上班族,他們談論的話題無非就是工作上的事務,抱怨上司、前輩、同僚、客戶,說聊到氣憤之處還會有賭氣的宣言:
大不了老子就如何如何的!

年紀越大,越覺得賭氣是一件很不划算的事。

最常見情侶、夫妻之間賭氣,從邊的例子看來賭氣沒有一個好下場,往往是造成彼此之間的遺憾。

就說我同學好了,曾經是班對的同學。因為畢業之後各自忙碌而疏忽了女方。女孩子總是會胡思亂想,想要考驗彼此的感情,於是就跟男生說:我有了新對象之類的。男生賭氣的說:咪兔。結局當然也就分手。果然愛情是經不起考驗的,別太相信電視、小說的愛情故事。當時二十出頭的我是,還沒談過戀愛就悟出這道理了。

人跟人相處本來就會有磨擦,尤其是越親密的人,越是需要磨合。賭氣通常都是因為太自信,太自信對方會屈服於自己的任性之下。

看到我弟他與老婆相處的方式,令我有很多感觸。原來我們家的男人都是這樣,自認為,為了對方好強求對方接受自己的付出,不管對方是否需要,擅自的認為──我為你做了這麼多,你居然不懂得感激,還老是埋怨,你要我怎麼做?大男人啊,我們家族中的男人幾乎都是這樣。

老爸就是這樣子,老爸的哥哥也是這樣子,老爸哥哥的兒子也是,所以老爸的兒子當然也是這德行,而且還不承認。

說到老爸他是家中么子,上面有三個哥哥一個姊姊,年紀相差甚多,所以我跟堂兄們年紀也相差很多。父親家算是一個大家庭,聽說以前是大地主,有錢人。但是為什麼我現在是窮宅男,唉~中間的過程各位可以自行想像補完,缺乏想像力的請參考《玫瑰捅你眼》。

以前也聽過祖母說過曾經我們是有錢人家。

小時後,我因為種種緣故,跟祖母一起住了一段很長的時間,祖母是一個人住在一間小屋子,沒有跟其他兒子同住。從來沒有意識到為什麼我沒有見過祖父。直到有一天,祖母將祖父的遺照掛上牆,我那時才明白祖母一個人度過了半世紀。

照片上穿著日式軍裝英俊挺拔模樣,二十幾歲時候的祖父,祖母說:這照片原來是黑白的,請相館的人把弄成彩色的,那是當時的新技術。祖母笑著說:你看阿公年輕的時候很緣投吧!

祖母感傷的說日據時代祖父被徵召去了南洋當兵就醫去不回了。當時我年紀很小,不懂得歷史,只知道戰爭不好,因為祖父沒在回來了。有時候祖母會在夜裡默默的流淚或嘆氣,小孩子的我什麼也不懂,依舊過著我天真白濫的日子。

到現在,祖母過世已經五、六年了,那件事還是令我永男忘懷。祖母九十幾歲的高齡過世,要說是我哀傷嗎?那感覺很難形容,應該更像是人生的畢業典禮,祖母她將要走另一段旅程,我心理居然有祝福的情緒。還記得當時出殯的那天,平常不聯絡的親戚都到場了,也聽到了不曾聽過的陳年往事。看著牆上的祖父,長輩跟我說,當年祖父是地方上的貴公子,算是名門望族,交友廣闊、也很義氣、海派。我看的堂兄、伯父們,除了貴公子這點其他都遺傳到了祖父的個性。長輩接著說,要不是跟祖母吵架、賭氣也不會去南洋當軍伕一去不回。

難怪我覺得不對勁,既然是地主、望族為什麼還要去當軍夫呢?就算被徵召了,在那時代用錢就能打發掉了吧!當聽到真正的原因的時候才恍然大悟。

賭氣的代價有多大?年輕生命的殞落、大半世紀的孤單。

是一生的遺憾?

是自己的生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ucky 的頭像
hucky

光籽粒研究所

huc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