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曉得看官們喜不喜歡!

但是既然已經過了20點閱率,我也就把第二回PO出來!

霧溪村2.jpg  

依慣例點閱率過20就在發下一篇囉!

沒看過的第一回在這(人偶屍

----------------------------------------------------------------------------------------------

靠近山的地方總是天黑得比較快,入夜後下起了一場大雨,晚上下起大雨在霧溪村並不常見。對不起,還沒介紹我老家真是失禮,霧溪村這村子如字面上一樣,有一條溪流經這裡她叫做霧溪。除此之外還有很長的霧季,比一般人能理解的還要長,所以這裡的村民不去算霧季有幾天,而是放晴的日子,我們叫做晴季。算算日子現在正是晴季快結束的時候,客人們您真是幸運呢,通常晴季的時候才會大雨,不是現在而在下午兩點的時候,分毫不差一定是在下午兩點的時候下大雷雨,村子也會在一點五十五分響起防空警報,只為了要下大雷雨,這一點都不誇張。像這樣晚上下大雨可是非常罕見就說客人您很幸運囉。倒是那個騎腳踏車出去打工的老妹沒這麼幸運,她濕得很透徹的回來,上衣完全服貼在身上透出了清晰可見的內衣,短裙也一樣緊貼著大腿,那一副狼狽的模樣頗令人同情的。

 

老妹一進門就看見老媽、若萍、小刀和我的屍體,坐在客廳面面相覷。

「怎麼了?」老妹覺得氣氛有點怪異的問。

若萍有點害羞的模樣不發一語,老媽臉上情緒則很難言語,65%的疑惑、23%的喜悅、9%的憤怒。

「梅梅,你哥帶女朋友會來你怎麼不先跟我說,害我不小心撞見他們在洗鴛鴦浴。」

小梅現在臉上的百分比也跟老媽一樣了,不過多加了95%的狼狽。還特地到我身邊來用肩膀撞我說:「阿竹我對你另眼相看了,我以為若萍是小刀的女朋友耶。」

阿竹的屍體發言了「小梅趕快去洗澡換衣服,不然會感冒。」

「老媽,我跟若萍都累了,我們想先去休息了。」等等,我說屍體啊,這個發言是不是哪裡怪怪的,看老媽跟小梅的表情似乎想到什麼事臉上微泛紅,這樣真的可以嗎?在那閉目養神的小刀你也說說話啊!

  

阿竹的屍體牽著若萍走進了我的房間,屍體拍拍若萍的肩膀,若萍她回頭望著屍體說:「這樣好嗎?」

屍體又開口了:「你說假裝是阿竹的女友?這也是沒辦法,這樣才能就近照顧阿竹。」

「事情似乎越來越麻煩。」若萍無奈的說。

屍體說:「這才剛開始呢,別說了,有人來了。」

老妹敲了我的房門,假借拿棉被的名義想要窺探房內的情形,阿竹的屍體很快的就把老妹給打發出去。

我的身體到底是被誰或是什麼東西附身呢?又什麼時候會進入休眠狀態,什麼時候附身的人會出來說話,似乎有個規則在。是什麼樣的規則,一時之間還看不出所以然。

  

夜深人靜,若萍把格格不入的防風眼鏡給摘下來了,躺在我的床上,不知道夢見了什麼,睡著了淚水卻滾滾的落下。有人說睡夢是活人進入另一個世界的方式,已經踏入另一個世界的我,沒有傳說中那道白光,沒有天使的引導,也沒批著黑斗篷拿鐮刀的傢伙,更沒有牛頭馬面的勾魂使者,這裡的世界一片寂靜。我飄然地在老房子內隨意的閒晃。小梅的房間燈還亮著,書桌上雜亂放著某個網路作家的小說,電腦也沒關,畫面停在文字處理軟體,小梅從以前就有個心願,想要當一個文字工作者、成為小說作家。每個人都有影響別人的力量,那股力量就叫做魅力,影響亞洲華語市場的天后,擁有影響千萬人的魅力,小說作家也需要這股魅力,魅力值會顯示在銷售量上。要有多大的魅力自身就要有相當的能量,小梅要當作家可要努力不懈的寫字累積能量,曾經有某個作家說過一天至少要寫兩萬字。一天到晚打工,回到家就倒頭大睡的小梅什麼時候才能累積完成夢想的能量呢?少女睡著的臉龐是全世界最美的畫面,擁有無的的魅力,只是小梅你半個屁股還露在外面這樣能量可是外洩的啊。

 

萬籟無聲的夜裡,老媽的房間傳來電視機的聲音,老媽還是老樣子獨自場在床上喝著悶酒,老媽年輕的時候也曾離開家鄉到台北去,外婆曾經對我說老媽就是過於天真,所以男人運一直都很差,浴上的每個男人都很爛,不只貪圖她的美色,還貪圖她的錢,老媽總是對男人百依百順,以為這樣就是傳統女性的美德,完全被男人吃得死死的。老媽突然有一天開竅了,終於了解男人沒有一個可靠,帶著年幼的我和小梅回鄉投靠外婆。

外婆說的對,老媽男人真的運很差,說她開竅了但是卻還沒覺悟。自從外婆過世之後,她又開始交了男朋友,那個男人依然是一個混帳,好賭懶做又整天吹牛,老是對外面的人說他月入十萬照顧我們孤兒寡母。事實上是因為那個混帳在外面欠了不少賭債,要不是我們一家三口拼命的打工,真怕外婆這個老房子也被那混帳輸掉。不只是我,就連小梅也為了這件事情跟老媽吵過好幾次,這也是我離家去台北的原因。

老媽又開著電視睡著了,電視機裡的世界曾經是她渴望的夢想,現在電視機是她逃避現實的地方,只要有空閒老媽就會在電視機前面坐上好幾個小時,即使沒有什麼節目好看。小梅寫給我的信曾說,我離家之後,老媽常常在客廳看電視看到睡著,現在房間裡那台小電視就是我前年母親節買來孝敬她的,就算她看到睡著也是在自己的床上。地上倒了五、六瓶空啤酒罐,看來老媽喝了不少。房間除了電視發出來的聲音,隱約還有一個啜泣的聲音,聲音是由衣櫃旁邊傳來,有穿著隆重壽衣的老婦人,看著老媽哭泣著。我過去抱著老婦人並安慰她:「外婆,你怎麼在哭啊?」

外婆臉上的皺紋有種熟悉的安心感,我牽著外婆的手對她說「外婆妳不用操煩,老媽我會照顧,你安心啦。」

顯然外婆看穿了我的謊言,已經到了另一個世界的我怎麼照顧還在陽世的老媽。外婆看著我搖搖頭說:「阿竹,你也是個苦命的孩子,年紀輕輕的就......」

我知道外婆的意思,這也非我所願,但是命運如此又能如何。外婆去撫摸老媽的額頭:「都是因為妳小時候沒有阿爸,今天才會這樣!」外婆又搖搖頭。老媽好像呢喃著說對不起。我也握著老媽的手說,對不起!

外面的雷狂暴著響,雨也沒有停過,好像是老天把所有的怒氣都發洩出來,就跟老媽的怨氣一樣,怨恨著自己為什麼這麼不爭氣。

-----------------------------------------------------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ucky 的頭像
hucky

光籽粒研究所

huc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