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溪村3.jpg  

還沒接觸過人偶屍的同學請從這裡開始

--------------------------------------------------------------

霧溪村特殊的地理環境,長年被霧氣籠罩,難得昨夜一場雨,直到清晨才放晴,洗滌過的空氣中有青草香氣,今天依然屬於晴季。沒有霧的早晨對這裡來說卻是一個壞天氣,村民們寧願不要晴天,下雨、起霧、陰天都好,就是別出大太陽。放晴的日子太陽特別令人討厭,討厭的太陽也引來討厭的人,一早就有人在我家門口叫囂。

「阿昆出來我知道你在裡面,出來!」

四個不務正業的年輕人,穿著自以為新潮的老土花襯衫,拿著木棍球棒在我家門口吆喝。那個阿昆就是老媽的男友,也是讓我們家負債累累的渾蛋,想必他又賭輸了不少錢。好在隔壁鄰居都在一百公尺的距離之外,不然一早就吵到鄰居多不好意思。

四個不良少年不只大聲喧嘩,還說了一堆不堪入耳的話「阿昆出來,欠錢還錢,沒錢拿妳女兒身體來抵。」不良少年發出了令人厭惡的淫笑。小梅才不是昆叔的女兒你們可別搞錯了,哪個渾蛋怎麼可能生出這麼可愛的少女。

垃圾話聽多了,人就很容易上火,小梅聽不下去出去罵那些人。「我不是那個渾蛋的女兒,我們家也沒有阿昆這個人,你們在不走我要叫警察來了。」

小梅出來應話跟本就是正中下懷,花襯衫軍再開始毛手毛腳的調戲小梅,妹妹氣得拿起掃帚要打人,卻被其中一個少年由後面架住,正面那個順勢襲擊小梅的胸部。

「哇!小梅很有料耶!我幫你介紹工作很快就可以把錢還清了。」「對啦!對啦!很輕鬆的,只要躺著就行了。」

不要臉,下流,你們這幾個畜生怎麼不去死一死!這些人太過分了,我恨不得把他們全打趴在地上。奇蹟發生了,我的願望居然實現了,四個花襯衫軍狼狽的滾在地上哀嚎,連小梅都看傻了。

剛剛那瞬間發生太多事,我得用慢動作重播才能把所有動作看得清楚。四個畜牲分別在小梅前後左右,一個由背後把小梅架住,另外兩個分別抓住小梅的雙手,剩下一個正在調戲小梅。小刀不知道從哪冒出來,他提腳踹向小梅背後那個的側面,接著右拳往抓住小梅右手的傢伙揮去,順勢將他絆倒,轉身後又抓住正面那個,可憐的傢伙被小刀整個扛起丟向左邊那個。或許我這樣說你可能分不清楚到底哪個被摔倒,哪個被顏面直擊,老實說我也分辨不出來,他們全趴在地上乍看之下都一樣,花襯衫軍最後放了大絕招(敗犬遠吠)之後便逃之夭夭。

若萍跟小刀一樣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當我注意到她的存在時,她正溫暖地將小梅抱在懷裡,可是若萍個子太小了,看起來比較像是被小梅安慰。若萍問小梅怎麼回事,小梅用充滿怨恨和無奈的口氣將老媽跟昆叔的事說了一遍。

正當女兒被騷擾後又被搭救的時候,那個做母親的還醉死在被窩中。浴室旁邊的後門偷偷被開啟,小梅口中哪個渾蛋偷偷摸摸的溜進來。外面吵吵鬧鬧的時候,他可忙著翻箱倒櫃找值錢的東西。老媽的房間裡早已經沒有值錢的東西,昆叔轉而到別的房間尋找,我的房間成了他下一個目標,他鬼鬼祟祟的溜進房間,她看見若萍的背包大部分是瓶瓶罐罐的藥水。不得佩服那渾蛋找寶物的技能,就連若萍放在背包最裡面夾層中的皮包他都找到,他把皮包裡的錢全數都抽走了,還在皮包的暗袋中意外撿到寶,那是一個鑲金邊的圓形玉,兩面各有龍紋圖騰,玉的顏色質地輕透一看就很值錢的樣子,昆叔很得意地放入自己口袋。那混蛋在房內搜過一輪後才發現房裡還有別人,我一動也沒動的就躺在床上。渾蛋你當我死了嗎?還敢正大光明地在這偷東西!作賊心虛的他嚇得連退三步,一副見鬼的模樣奪門而出,與小梅在客廳撞個正著。

「你居然還有臉待在這?」小梅一看到昆叔整個怒氣就爆發出來,把剛剛的羞辱加倍遷怒給昆叔。

原本只有小梅昆叔還不放在眼中,但後面還有小刀跟若萍,便覺得苗頭不對,於是昆叔施展另一項技能一個Move就溜到外面去,看他逃跑的模樣並沒有像反派腳色中口中念著「好討厭的感覺~!」或是「給我記住!」反倒像是開心的要去翻本的模樣。小梅看著昆叔的背影發覺不妙,一定他又找到了直錢的東西了。

「若萍,你趕快看看你有沒有什麼東西被那個混帳偷了?」

接著小梅就抱怨的說「老媽睡死了就算了,怎麼連阿竹也睡死,遭小偷都沒發現。」小梅妳說的一點都沒錯,我可不是”睡“,如果我能阻止那個渾蛋我會乖乖躺著嗎?

----------------------------------------------------------------

待續

照慣例,點閱數破20就會有下一回!

PS我這次有認真校對錯字,如果還有錯字~~~~~~~~~~~~那就算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ucky 的頭像
hucky

光籽粒研究所

huc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