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抱  

應觀眾要求在PO新文,才說要提高門檻就馬上沖不破20,有一種被賞嘴的感覺。

算了不管有沒有人看,我就定時更新吧~

老規矩還沒看過《人偶屍》的同學請從這裡開始喔!

那上菜了~~!

---------------------------------------------------------------------------------------------------

入夜後,霧溪村恢復了她原來的樣貌,霧氣由四面八方升起,所有一切都沒入黑暗中,路燈與星光全都藏在霧後面。對於霧溪村的居民來說這般的夜晚才令人安心,明天會是好的一天。

牆上的時鐘指針走到八時老媽和小梅相繼回來,妹妹還為早上的事情怒氣未消,沒有給老媽好臉色。老媽習以為常滿不在乎的表情,不理小梅直接回到房間喝著啤酒、看著她的電視。

 

身為客人不方便對主人的家務事表示意見,小刀假裝感到好奇盯著屋外的夜霧,坐在門外雨棚下觀察霧溪村獨特的天氣。疲憊的小梅還是盡地主之誼問小刀餓了嗎?小刀客氣的說吃過了,兩人就在屋外聊起來,剛開始有一搭沒一搭聊著,直到話題轉到我身上,小梅的精神就來了,問了一堆在我在台北生活的種種,小刀也對於霧溪村的一切卻顯得興致勃勃,像個好奇的小學生抓著老師問不停。他倆竟這樣聊個沒完,身體疲憊心裡亢奮的小梅差點沒在屋外睡著,小刀才說她該休息了,然後結束談話。

小梅一直有個習慣,一定要洗過澡才就寢,這都怪我小時候對她的說得鬼故事,直到現在她不洗澡會做噩夢睡覺。果然,就在小梅洗澡的時候的確有人偷看,可恥色狼,也是跟偷看若萍洗澡的犯人,可恥的累犯。

「色小鬼,你竟敢偷看我妹洗澡。」色小鬼偷看少女洗澡就算了,還流了滿臉的鼻血。

「我,我沒有。」色小鬼轉頭就想走,我一手抓住他的肩膀,這次沒讓他溜成,色小鬼一臉要哭的樣子。

「活到十六歲,連女生的手都沒牽過,我只是好奇女生的身體而以。」色小鬼生前沒有女人緣,我真的深感同情,幸好我已經不是在室了,我可不想死了之後還當(不輸鬼)。只是我怎麼想不起來,第一次是什麼時候?

我拍拍色小鬼的肩膀:「我很同請你,但是偷看別人洗澡是不對的。」

「你、你沒資格說我,你、你還不是偷看戴眼鏡的姊姊洗澡。」戴眼鏡的小姐?若萍嗎?

「那不一樣,我是在浴室裡面,所以我並不算偷看喔!」

「哪裡不一樣?」不可理喻的色小鬼我懶得再說。

色小鬼又再流鼻血了,看起來很猥褻耶!

「我,我,我才不是因為興奮才流鼻血的,我是因為出車禍死掉的,所以才會一直流血,你看。」

色小鬼讓我看他的死樣,頭殼裂成兩半,眼睛一邊凸出來一邊凹進去,面目全非真夠噁的了,不要拿那個死樣子來嚇人好嗎?

色小鬼說他是因為騎摩托車不小心撞上樹才掛掉的,他應該是還沒有駕照的年紀,面前就是一個無照駕駛血淋淋的例子。色小鬼接著說著自己的身世,一邊說一邊哭,他小時候跟姊姊相依為命,念書的學費也都是姊姊辛辛苦苦存下來的,答應果姊姊畢業之後要好好賺錢,讓姊姊過好日子,沒想到還來不及畢業就留下姊姊孤零零一個人。說著說著我的眼眶也有點濕潤了。原來我們有類似的遭遇,我也是來不及讓老媽、小梅過好日子就離開人間了。色小鬼,這樣吧,我允許你看小梅洗澡就當是我的見面禮,但是僅只這一次。咦?小梅好像已經洗完出來了,殘念啊,色小鬼沒有下一次的機會了。

對了,下午的時候忘了問一件事情,為什麼我們一進鬼屋的時候每個好兄弟都要摸若萍。

「其他人我事不知道,不過有些人可能八字比較輕,碰觸過後就可以讓他們看到我。以前有人到鬼屋試膽量,後來都被我嚇跑了。」看過剛剛他的個樣子我相信膽小的真的會被嚇死。

「為什麼是若萍?不是小刀呢?」

「那個男生熱氣很重,那是一種很燙的感覺,沒有人會把手伸到火裡。」

「就在那個男生餵小姐喝藥酒之後,那個小姐的熱氣也變重了。」是親嘴的時候餵的嗎?我怎麼沒有注意到。

「對了,就是泡你屍體的那種藥酒,不知道那是什麼不過真的很厲害。」

那為什麼屍體阿竹沒有影響呢?我也感覺不到色小鬼說的那種熱氣。

「我也不知道,村子很少出現那種氣,除了那兩個人之外,還有一個人。」

「還有一個人?」

「就是你們家的賭鬼啊。」

「賭鬼?你說昆叔嗎?」

「嗯,我很喜歡看他賭輸得樣子,每次他拿到好牌都被我換掉,真的很有趣,哈哈。」難怪昆叔十賭九輸,都怪哪張衰臉。

「不對啊,你不是說他也是有那種讓好兄弟不能靠近的氣。」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以前都沒有的,今天突然身上也有熱氣。而且他有了熱氣賭錢的時候我都沒辦靠近,結果他一直贏錢。」色小鬼還生氣得跺腳。

難道是因為昆叔偷了蒼龍玉才有熱氣,色小鬼說的熱氣應該是指陽氣或是旺氣。蒼龍玉會帶來旺氣難怪昆叔會贏錢?

「色小鬼,賭場在哪裡?」

色小鬼的身體慢慢的往天上飄,然後他揮著手要我也上去,但是我怎麼也飛不起來。色小鬼看我在下面搞了老半天就下來將我拉上天去。原來從天上看著霧溪村是這樣個樣子,霧溪從村子中間穿過,兩旁的山將霧氣都集中到村子裡來了,學校、老街都變得好小喔,廟口到學校還有那樣的一條小路,我怎麼都不知道。

「你看藍綠色亮光,那裡就是賭場的地方,藍綠色的就是昆叔發出來的光。」

「原來如此。」但是昆叔發的光範圍也太大了吧,涵蓋半個山坡。

「那裡是哪裡啊?我不記得那邊有房子啊!」

「阿竹哥,你應該很久沒回霧溪村了吧?那是間掛著家具工廠的賭場。」阿竹哥?色小鬼居然跟我稱兄道弟起來了。

家具工廠!今天在老街的時候如果我們往山上那條路去就到那棟工廠,差一點就找到昆叔了,真是名符其實的命運交叉路口。工廠在半山腰的大馬路旁,外面停了四、五輛貨車。其實山坡並不算霧溪村的範圍,鄰近隔壁村的大馬路往山下走就是老街,位處兩個村子三不管的交界地帶,怎麼看都是幹壞事的好風水。

學校旁邊那間鬼屋上空也有很多好兄弟一同欣賞夜景,好兄弟的視力似乎不受霧氣影響,距離雖遠還看得到他們向我打招呼,禮貌上我也跟對方揮揮手。

「阿竹哥,你在跟誰揮手?」色小鬼神情緊張的問我。

「就下午遇到的那些好兄弟啊!」

色小鬼吞了口水,整個人縮了起來。

「你也是...好兄弟,事有什麼好怕的?」

「我怕他們的.....樣子。」你自己的鬼樣子也不差居然還有資格說別人。

色小鬼大概是怕其他好兄弟的嚇人模樣吧。「不用怕啦?大家都跟你一樣愛面子,沒有人會刻意露不好看的那張臉,而且大部分的人都是和藹可親,他們會跟你說很多故事哦。」

色小鬼試著朝我揮手的地方看去,他應該是看見了其他人被嚇到了,色小鬼手起雙手掩住雙眼。

「色小鬼,你搞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ucky 的頭像
hucky

光籽粒研究所

huc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