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開始要進入高潮部分了?

 

還沒看過《人偶屍》的同學請從這裡開始喔!忘記上一回劇情的人請點這裡

 

-------------------------------------------------------------------------------------------------

花襯衫軍大概是在我家附近監視著,所以小刀才離開沒多久,那些衣著品味極差的不良少年後腳就來了。這些不良少年像是細胞分裂一樣,竟然增值了,這次來了八個不良少年,新面孔那幾個也是穿著俗氣過時的花襯衫,看來花襯衫真是他們的制服。花襯衫軍團在門口叫囂,嘴巴上是要找小刀報仇,實際上知道小刀不在家才這麼囂張。竭盡所能不斷用沒影營養的髒話挑釁,即使好脾氣的若萍還是忍不住花襯衫軍肆無忌憚的胡鬧。

「你們要找的人不在,下次請早。」若萍沒好氣的說。

「不在?該不會嚇到躲起來了吧?哈哈。」「啊,不是很猛、很能打,怎麼會嚇到。」花襯衫軍團一句我一句的繼續挑釁。

不良少年圍繞在若萍前後彼此之間互打暗號,他們認為小個子少女好欺負開始心懷不軌,對若萍動手動腳。

「小妹妹,不要這麼兇嘛,哥哥帶你去兜風好不好。」

若萍不動聲色默默的發揮怪力少女的本事,將幾個毛手毛腳的白目少年摔在地上,順勢把剩下幾個被扛起來往外丟出去。小個子怪力少女帶來全場的震撼,小囉囉們都愣住了不知道該如何下手,突然有個比較冷靜的傢伙拿著類似刮鬍刀那種外型的強力電擊棒,趁亂的時後繞到若萍身後,若萍發現有個傢伙在背後,正要使出拿手的摔技,卻一陣劇痛襲來,一時之間整個人昏厥過去。

「哇靠!這女的力氣怎麼這麼大?幸好有這個,連水牛都會被電暈的電擊棒真的有用。」

可憐的若萍一天之內昏倒兩次,讓小刀知道了肯定會氣炸了。原來這些花襯衫的傢伙是有備而來,拿著電擊棒的頭領指揮著其他人:「拿繩子把她綁起來。」剛才被若萍摔倒的那些人,很不服氣的踢了昏倒的若萍一腳,然後從停在路邊的摩托車中拿出繩子將若萍像綁山豬那樣牢牢的綁住。

眼看著若萍就要被他抓走了,屍體阿竹還躺在床上一動也不能動,而我能做的只是惡狠狠的瞪著不良少年並詛咒他們。那些人沒有一個是我見過的,他們看來都是外地來的年輕人,什麼時候這村子變成了龍蛇混雜之地?

「阿虎,現在怎麼辦?」其他少年問著拿電擊棒的少年。

「先把她綁回去,貓仔見過那個臭臉的,貓仔先守在這,那傢伙回來後把他引到學校那邊。樂咖你帶其他人去學校那邊埋伏。」

那個叫做樂咖的高個子說:「阿虎,這女的怎麼辦?」

那個叫阿虎的老大說:「把她到學校那邊。」那個樂咖露出淫邪的表情,卻被阿虎警告說:「別亂搞,要玩,幹完架在玩,玩到軟腿是要怎麼幹架?」

好可怕,看來若萍暫時沒有失身危險,只是村子怎麼會來這些不三不四沒格調的花襯衫軍團,在我離開的這四年家鄉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怎麼會變成了這樣子?

 

若萍就在我眼前被帶走,我試著抓住其中一個人,卻什麼效果也沒有,我什麼也做不了,只能等待小刀回來把若萍救回來。小刀雖然身手矯健也練過些武術,可是我也不確定他能應付這麼多人帶了傢伙的不良少年,況且哪東西是連水牛都會被電暈的──電擊棒。

無能為力的感覺很差勁,我討厭這樣,厭惡什麼事也做不了的我。我在家門口著急的來回踱步,焦急地思考著有什麼方法可以通知小刀,有什麼方法?一定有什麼方法,一定有方法能讓沒有形體的我跟小刀溝通,一定有,一定有。對了,用電話,小刀曾經在電話中聽到我的聲音,雖然沒有辦法清楚的表達,只要把訊息傳給小刀,他一定能夠了解到若萍出事了!

我要上哪去找電話呢?屍體不用手機當然屍體阿竹身上不會有電話。我怎麼這麼笨呢,家裡就有電話,就放在客廳那。電話有了,我卻忽略了另一個問題,就算有電話身為幽靈的我也沒辦法撥電話啊,到頭來還是白搭。我望著電話思考著該怎麼撥電話給小刀,突然有一個天真的想法在沒有軀殼的腦中萌芽。我把頭塞在電話中,正確的說我的頭跟電話重疊,電話穿過我的身體在我的腦袋中。我想著小刀的電話號碼,試著撥出電話。冷不防地有人從門外發出了聲音:「阿竹哥,你在幹嘛?」原來是色小鬼,我沒有改變我的姿勢:「我在打電話,別吵,我要集中精神。」

「阿竹哥,別玩了啦,我有一件要緊的事情跟你說。」

平常我是一個溫和親切的人,但是這個緊要關頭可溫和不起來:「色小鬼別吵,我有急事非得打這電話。」

「你用頭打電話?可是我看你是撞電話耶。你等一下再撞,有個緊急的事啦,你......」

「教你別吵是聽不懂喔。」就在我怒吼色小鬼的的同時電話撥出去了,電話裡是接通的鈴聲。

 

嘟──!嘟──!嘟──!

「喂!」是小刀的聲音。

我使盡力量的喊出:「小刀!若萍出事了。」接著一簾黑幕由我眼前落下,我就像手機一樣,電力用完了就會自動關機,我失去了意識。嚴格的說並不能說是失去意識,我仍有感覺,但這感覺是抽象的,沒有時間、沒有距離、沒有重量、沒有溫度。我聽見女孩子溫柔的耳語,她染成棕紅色的頭髮散發著淡淡的清香,嘴唇柔軟微熱的觸感,瞬間變成黑暗房間,生鏽金屬的冰冷味道在口中化開,還有持續無法停止向下的墜落感,腦中塞滿了各種情緒、畫面、聲音,都是混亂的片段。這混亂持續了好一陣子,直到腦中抽象畫面消失時,才發現我和阿竹的屍體正站在小學的操場上,濃霧再度昇起四周伸手不見五指,原來已經是晚上了。

屍體阿竹來救若萍了,附身在他身上的人終於行動了。

----------------------------------------------------------------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ucky 的頭像
hucky

光籽粒研究所

huc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