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沒看過《人偶屍》的同學請從這裡開始喔!忘記上一回劇情的人請點這裡

--------------------------------------------------------------------------------

「操場上濃霧壟罩之下一片寧靜,濃霧後的黑影拿著手電筒在阿竹周圍晃動,一陣瞬風暫時將霧吹開,阿竹被八個不良少年團團圍住。操場的升旗台旗桿上,遠看像有個嗑了藥的簑衣蟲吊在旗桿上,一直掙扎。團結的夜霧又凝聚一起,此時此刻的場景,就算出現殭屍從地下爬出來也不足為奇。理論上,那個殭屍已經站在這裡。

阿竹的身體有別於動作緩慢、肢體殘障的弱智殭屍,他現在是黃飛鴻上身的功夫高手,在夜霧中跳舞般,將憤怒地拳頭豪不留情的打在黑影上。拳頭行雲流水般地在霧裡畫出了風聲,澎湃激昂的踢擊盡頭是扎實哀嚎。五、六個黑影倒下之後重新再爬起,似乎不畏懼殭屍的憤怒之拳,他們從口袋裡拿出了啪吱、啪吱作響的東西,那東西在夜霧的宣染下如雷雲裡的閃電。是電擊棒,對了,若萍就是被電擊棒電暈了,小刀呢?他不是應該像英雄救美那般登場來解救若萍嗎?怎麼不見人影呢?」

 

旁邊這個好兄弟把自己當是說書人那樣一直在我耳邊解說眼前的狀況,你是武俠小說看太多了吧。

 

「阿竹環看周遭還不見小刀的人影,倒是拿著電擊棒的小混混已經擺好陣式。他們把目標物圍在中間,阿竹就像等著被獵殺的山豬,八個人很有默契地同時擊發手中的電擊棒朝阿竹衝過來,360度的攻擊,躲過了一個躲不過第二個,接著四、五電擊棒全刺向阿竹。一股燒焦味由阿竹身上竄出,阿竹硬撐著最後一口氣終就還是癱軟到下。在阿竹倒下瞬間,升旗台上的簑衣蟲已經不見了,似乎有人趁亂時將人就走,會是誰呢?」

 

這位老兄,你夠囉!幹嘛在我旁邊念個不停的!這位好兄弟是在鬼屋躲雨時就見過,在我跟大家閒聊時,他獨自在角落看著小說,我擅自幫他取了武俠迷的外號。剛剛狀況就如武俠迷說的那樣,屍體阿竹被小囉囉打倒,並且若萍獲救了,雖然實質上我沒幫上忙,附在我屍體上的人的功勞也可以算我一份吧,大概是若萍獲救心情也好多了,總算放下一顆忐忑不安的心。從操場望向鬼屋,今天一樣很多“人”看著這場武打戲,聽說鬼都很愛看戲原來是真的,每當中元普渡村子裡會有為期半個月的布袋戲及歌仔戲表演,就是這個緣故嗎?

 

「看你多厲害啊。」小混混朝阿竹身上補了一腳。

叫做貓仔的抓著屍體阿竹的頭髮朝著臉看說:「阿虎,這個不是那個我們要找的臭臉傢伙耶?」

阿虎「你說什麼?不是臭臉,那是誰?」

貓仔:「我不知道!」

「阿虎,那女的不見了。」終於有人發現若萍被救走了。

所有人看向升旗台發現簑衣蟲不見了。「幹!調虎離山。」

「阿虎,慘了,這個傢伙七孔流血了。」其中一個人指著阿竹說。

樂咖伸手探探阿竹的鼻息說:「阿虎,他翹辮子了。」

阿虎:「幹!」

就算是正常人被七、八個人一起用高伏特的電擊棒電擊,也會掛吧!這算是一石二鳥,不用另外幫阿竹找死因,又可以救回若萍,如果能拿回蒼龍玉就更完美了,這一切該不會是小刀計畫吧,但是仔細回想又不是這麼回事,在我用頭打電話給小刀之後,我就失去意識,無法得知小刀的行動跟計畫,這結果有點像是順水推舟,只是苦了附身在阿竹身上的人。

「阿虎,怎麼辦我們殺了人了。」

「沒想到電擊棒的威力這麼大。」這不是廢話嗎?一把電擊棒就可以電暈水牛,你們有八把耶,只是我很好奇,是誰會拿電擊棒去電暈水牛?

「萬一、萬一他們去報警我們不就玩完了。」「我不想坐牢,不關我的事。」

阿虎說:「冷靜點,把屍體切碎拿去山裡餵野狗,就算他們報警也死無對證,剩下的事只好請大丸老大處理了。」

小混混們,一路上七手八腳跌跌撞撞的把屍體阿竹搬往家具工廠,正在商討的怎麼處裡屍體。

 

從小學到山坡上的工廠雖不算遠,可是有一個很陡的坡路。小混混氣喘吁吁輪流扛著阿竹,這些人平常只會狐假虎威,真正該出力的時候體力差到不行,好幾次屍體阿竹差點滾下山坡。晚上的家具工廠意外的熱鬧猶如小市集,很多人出入,這些人看起來比鬼屋的好兄弟更像鬼,是賭鬼的鬼。

阿虎命其他人避開人群把屍體搬到後面偏僻的倉庫。

樂咖問:「虎大,現在怎麼辦?」

阿虎說:「貓仔你去拿電鋸,你們幾個去拿塑膠袋,別讓血噴得到處都是。」

他們認真的要把阿竹切成屍塊,雖然屍體阿竹是我的身體,其實我一點也不介意,反正也不會痛,把屍體阿竹處理掉也算是幫若萍省掉一個麻煩,只是想到老媽跟小梅,知道我已經往生的事實她們會有多傷心,我的心也跟著揪成一團。還是不想見到自己的身體支離破碎,所以漸漸的飄離這個場所,沒想到竟然有意外收穫。

這間工廠建在牛頭山半腰,工廠旁的產業道路往上是往深山去,往下的那頭通往隔壁宇光村。工廠是鐵皮搭造高度大約三點五米,工廠後面緊鄰山壁,那裡堆滿了木材,乍看之下雜亂無章。印象中霧溪村的夜晚應該是冷冷清清,更不用說半山腰的地方更是無人踏至。如今這裡比白天還熱鬧,不少人在山壁前那推木材後面出現又消失,我想哪應該是為了某種掩護,不會是賭場就在山壁裡頭吧,這太荒謬了。

------------------------------------------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ucky 的頭像
hucky

光籽粒研究所

huc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