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龍人    

放一張大圖現一下wwwwwwww

還沒看過《人偶屍》的同學請從這裡開始喔!忘記上一回劇情的人請點這裡

-------------------------------------------------------------------

暈倒的小囉囉獨自放在這實在太顯眼,屍體阿竹趁沒有人注意時把暈倒的敵將拉到陰暗的角落,免得被人發現節外生枝。這時候我後面跟著的一大群鬼起了騷動,不知道他們在吵什麼,看著他們一個個閃開一條路讓某個人走過。

獨自站在路中央的屍體阿竹被永明從背後拍了一下肩膀。

永明說:「嗨,同學聽說你車禍喪失記憶,不會把我忘了吧?」

屍體阿竹說:「永明!是有很多事情還沒有想起來!」

「沒關係,慢慢來,至少還記得我的名子。」永明的口氣沒有在廟口那時緊張了。

永明說:「你來找昆叔的吧?居然讓你找到這來了。第一次看到這個花街一定嚇一大跳吧!這就是霧溪村振興計畫喔。」

「振興計畫?」

「上台北找你的時候提過。啊,你忘了!」

「霧溪村幾乎整年起霧,沒有人想要來這裡蓋工廠。」永明開始解說

他望著阿竹說:「每個年輕人都天真地往大都市去做發財夢,在那人吃人的都市裡被壓榨、被騙,一個個回來都是窮困了倒、欠了一屁股債,很少像你這麼幸運還能交到好朋友。」

我在台北也是接了三個工作在身上,一早出門到深夜才能回到家,省吃儉用才免強省下一點點錢,都得寄回家給老媽,卻都被昆叔拿去賭光,如果不是若萍跟小刀支持我應該也撐不下去。

「對了,你朋友呢?」鬼隱香真是神奇的東西,小刀就在永明分旁卻視而不見。

「四年前,我老爸想在這裡蓋個家具工廠,意外發現了這個日據時代的遺跡,我們叫這裡──花街。」

永明露出遺憾的表情說:「可惜這裡沒有傳說中的日本人遺留下來的黃金。」

「所以你就在這裡開賭場?這是你們的振興計畫?」屍體阿竹說說。

「沒錯在這開賭場創造屬於霧溪村新的寶物。也是這樣我才委屈跟大丸合作,你還記得我跟他是死對頭,畢竟他人面廣認識一些三教九流的人,開賭場我只能靠他。」

高中的時候我跟永明都很討厭大丸那傢伙,他國中就加入幫派,仗勢欺人在學校胡作非為,經常調戲女同學、向其他安分守己的好學生收取保護費。我就是常常被找麻煩的對象,永明是全校唯一敢跟大丸做對挺身而出的人。承蒙永明的照顧,不然高中的日子可就沒有這麼好過。

我們走過紅燈區,站在門口的老鴇、皮條客,像是看到主人的狗猛搖尾巴。永明勉為其難地揮手打招呼後繼續說:「為了滿足那些外來客的需求,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也跟著進來。不用說你,我自己也很討厭,只是為了村子不喜歡的東西還是得認受。」

屍體阿竹調侃的說:「把村子變成淫窟、賭場是為了村子好?」由屍體阿竹說出口的是小刀想說的話。

永明瞪著屍體阿竹說:「讓他荒涼變成名副其實的鬼城,這樣比較好嗎?」

 

這村子鬼比人還多,其實已經是真正的鬼城。

色小鬼說:「別這麼說,在這真的很舒服,濕度、溫度、能見度,都是一個適合鬼混的地方呢!」這裡是鬼的度假勝地就是囉?我正想提腳踹色小鬼,我卻被屍體阿竹拉扯住與武俠迷撞了滿懷。

武俠迷你臉紅個屁啦!一整個不舒服,別這樣看我!武俠迷把頭別過去轉移話題的說:「真、真奇妙,竟有另屍體活動起來的秘術。」

清朝人老師說:「此乃上乘點穴之法,謂偶屍術。」老師你是說餵你吃素嗎?我只聽得懂你說台灣國語的部分。

「云,姜尚所創。」

停,誰來解釋一下,聽老師說話我的胳肢窩就奇癢難受。

「無禮。」老師氣得飄然離去。

特務男大笑地說:「哈哈哈哈!是因為你剛死沒多久,身體還保有體溫,氣脈也還能運作,這時只要適當的刺激穴道身體就能動,就像反射神經一樣,刺激就會肢體反動,死人就會像活人一樣動了起來。」特務男還做一個反擊拳的動作。

「這要對穴道相當了解還有內力底子的人才辦得到。」不得不說特務男知道得還真多。

色小鬼打趣的說:「就是因為知道太多才會被殺了滅口。」

特務男用手指拖住下巴說:「我還沒有死,只是靈魂出竅太久忘了自己身體在哪?」

大家以一致的眼神看他,你是開玩笑的吧!

 

「開什麼玩笑!」

「你以為種個茶葉就可以養活全村子的人嗎?」永明冷笑的說。

小刀沒有讓屍體阿竹回話,永明接著說:「花街這裡警察管不到,有大丸坐鎮管理根本沒有敢鬧事。而且我不允許村民在這賭博,只讓他們在這裡做生意。你不覺得這一切都很完美嗎?」不允許村民在這賭博?那昆叔是跟鬼賭博嗎?

「我愛這個村子,也愛這裡的人,村子就像我的家人一樣,是我照顧這些受了傷後回到故鄉的年輕人,的確我是做一些不合法的事,別跟我說那些大都市裡的人就沒做過骯髒事?」永明那句(受了傷回到故鄉的年輕人)話讓我想到老媽,她也是受了傷的人。

「這地下的骯髒事讓我來做就好了,村民大可過得心安理得,活得正正當當。這有什麼不好?」

「別說這些不愉快的話了,你還記得我去台北找過你嗎?」永明轉移了話題。「那天去我找過你之後,你有小玲的下落嗎?」

屍體阿竹說:「我記得一些,她沒回村子嗎?」

記得那天永明匆匆忙忙來找我問著小玲的下落,因為我們很多年沒見所以我把永明留下徹夜的聊天,害我隔天上班幾乎爬不起來。其實在永明來找我之前,小玲也來過並跟我相處了一個月。小玲沒有說什麼原因,只有要我別告訴任何人她的下落,然後不告而別的走了。我除了對永明隱瞞小玲來找過我的事之外,對於小玲的去處也真的一無所知。當天晚上我下班回來後,永明也走了。後來的我也跟著不告而別,而且是永別,我不記得自己的死因,大概是打工導致到過勞死吧。

「她離開了村子,除了投靠你應該沒有其他去處。」永明說。

接下來永明所說的事讓我感到相當意外並伴隨著罪惡感,突然覺得很對不起我的死黨。

「阿竹,一直對你開不了口,其實我跟小玲打算要結婚的,但是她現在離開我,走了。」永明口氣似乎有些怪我的感覺。

「如果你知道小玲去哪了,希望你能告訴我。」

「真是遺憾,我如果知道一定會跟你說。」屍體阿竹說。

「小玲真的沒跟你說她去哪嗎?」

「沒有!」屍體阿竹回答得很堅定,永明似乎不相信,一臉狐疑的點頭。

------------------------------------------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ucky 的頭像
hucky

光籽粒研究所

huc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