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或許我不需要信眾

人偶.jpg   

元旦過後,懶病又發作了~~懶得畫畫~連打電動都懶了~~!

神啊!請給我一點動力啊!

不過我還是有乖乖地更新小說噢!


老規矩還沒看過《人偶屍》的同學請從這裡開始喔!

-------------------------------------------------------------------------------------------

 

一早,若萍趁大家還沒起床就忙裡忙外的準備早餐,雖然只是清粥小菜,但是香氣四溢,所有人都在睡夢中被食慾喚醒,除了屍體阿竹以外。

老媽對若萍的廚藝讚不絕口,還要小梅多多跟未來的大嫂學習,大嫂?不知道這誤會要延續到什麼時候。早餐吃的好人就自然神清氣爽,這可不是電視廣告,而是出現在我家活生生的例子,老媽跟小梅像嗑藥的兔子,充滿精神元氣的出門去了。

 

「你在菜裡面加了什麼?」小刀一邊扒著飯一邊說。

「活氣散」若萍你還真的在飯菜裡下了藥!小刀你也別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啊,外表和善的兩位怎麼淨做些可怕的事。

若萍一邊收拾餐具一邊說「昨晚,阿竹託夢給我。」

小刀神情有點不悅的回應「他說了什麼?」

 

昨晚趁若萍睡著的時候,用色小鬼教的方式對若萍說昆叔的消息,還有賭場的位置。託夢是單方面輸出,無法得到對方的即時回應,直到若萍把我昨晚說的都告訴小刀之後我才確定託夢真的有用。

「昨天我們繞了村子一圈,我覺得這個村子的氣場非常不好,尤其昨天躲雨的那間空屋陰氣很重,我不確定有沒有東西跟著你,我們最好快點離開這個村子。」

若萍硬擠出微笑的說:「我想應該沒有東西跟上來,只要早點拿回蒼龍玉我們隨時都可以離開了。」

「但是阿竹呢?」小刀問。

是啊,雖然我已經死了,但是在其他人的認知中我還活著,如果隨便的讓我死掉,你們可能會變成殺人犯呢。

「照昨天的天氣,只要下雨天站在外面很容易招到雷擊,就讓阿竹讓雷劈就好了。」若萍用溫柔輕聲說出這麼狠的話,不過只有晴季的時候才會有大雷雨,你的如意算盤打錯囉。

小刀點頭認同了若萍的方法,他看著窗外後說:「這個村子的天氣真的很怪,昨晚的大霧到現在都還沒散去,你別外出了,免得碰著了不乾淨的東西。」

在霧季的時候,不過中午霧是不會散去,小刀把若萍留在我家獨自要去回蒼龍玉。

 

無所事事的若萍就在我的房間做勇者們都會做的事──調查平民的屋子。書桌上放著我高中時的相片,牆上也貼了一些我曾經得過的獎狀,若萍隨意地翻動這些陳舊的記憶,望著躺在床上的屍體阿竹說話:

「阿竹,你們老家真的是一個很有趣的地方,應該早點來這地方玩的。」若萍說這頓了一下,我好像有聽到他啜泣的聲音。

「小梅就像你形容的,是一個可愛的妹妹,將來一定是個美女。」

「人生難免生老病死,如今你......你......既然......」若萍說著說著就把風鏡拿下,眼淚像是斷了線的珍珠項鍊,不停滾落。

「阿竹你就安心的去吧,如果還有什麼遺願未了,你可以跟我說。」

「你放心,別人聽不到那世界的聲音,但是我聽得到,你可以對我說。」目前這個狀況與昨天晚上相反,我無法回應她。如果真如他自己所說的,她能通靈的話.....不對,我認識若萍跟小刀也四年了,我從不知道若萍她會通靈。

她沒有再開口,應該是等待我的回應。她真的能通靈嗎?假如可以很多問題我該從何開始問?

「若萍,若萍你聽得到嗎?」

若萍並沒有反應,看來是聽不見吧。

「握她的手,握她的手,她才聽得見。」什麼時候出現了一堆好兄弟,還我家在窗外擠成一團七嘴八舌湊熱鬧,你們這些人大白天的也可以出來嗎?還記得在鬼屋的那時候,每個好兄弟都想要碰若萍,原來他們是想要跟她說話。

我半信半疑的碰著若萍的手臂說:「若萍,我是阿竹。」

這樣的感覺很怪,認識很久的朋友就在面前竟還要報上自己的名子。

「阿竹,我就知道你在這。」不知道他是否能看到我,若萍又將防風眼鏡戴上。

我碰觸若萍的身體感覺她似乎在顫抖:「若萍你在發抖,身體不舒服嗎?」

「我沒事的,別擔心。」她嘴巴說沒事但是臉色很明顯得不對勁了。

「阿竹,雖然用這樣的方式送你回來,總算也是回到家了.....」

搞屁啊,話還沒說完若萍整個人就癱軟在地,她突然昏死過去,我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希望向窗外的好兄弟能給我一些建言,但這些好兄弟只是七嘴八舌的說:「慘了,是煞中了,阿竹你害了人家了。」沒有人能有建設性的發言,現在該怎麼辦?

 

若萍就跟電視上靈異談論節目裡面的人說的一樣,某某人因為參加了親友的告別式,然後生了一場大病不省人事,也查不出病因,就是俗稱的煞了陰。若萍不會是因為我才煞到昏迷的吧?我根本沒有想要害若萍的意思啊!試著對她做了CPR試看看。人工呼吸、心肺復甦術似乎不管用,怎覺得她的臉色越來越黑,該不會若萍快掛了吧。

 

不知從哪裡傳來的聲音,聽起來像是有人正在誦經,不會吧!已經要將若萍接往西方了嗎?聲音越來越大聲確定是誦經的音樂,不知道為什麼我非常討厭那個音樂,音樂的節奏猶如鐵槌敲著我的頭,四拍、四拍敲得令人頭痛欲裂。聲音是由若萍身上發出來的,我遠離聲音的來源後不舒服才能稍微紓解。聲音越來越宏亮,痛苦感也跟著加劇,我必須把頭整個塞在牆壁裡才能阻擋梵音穿腦。誦經的音樂嘎然中止,她氣若游絲的接起手機,原來是手機鈴聲:「小刀....」又昏過去了。手機那頭的小刀一直喊著若萍的名子。

「小刀,若萍快不行了!」我對著手機那頭的人大喊,我忘了一般人聽不到我說話,不管了啦。

「小刀快點回來,若萍她昏過去了。」

手機切斷連線不知道那方有沒有收到我的訊息。


------------------------------------------------------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ucky 的頭像
hucky

光籽粒研究所

huck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訪客
  • 加油!我們應該想辦法把懶病去除掉....Orz最近的我也很懶啊!幾乎都沒寫.....
  • 等到春暖花開的時候並就會好了吧~!

    hucky 於 2012/01/10 13:12 回覆

  • 阿莉
  • 照片...是哪裡拍的??
  • 老家附近的空屋

    hucky 於 2012/03/06 01:10 回覆